各国怎样才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控制空气污染?世界银行一份新研究报告探讨了这一难以回答的问题,分析了三个领先城市为应对本地空气质量低下问题所采取的政策和行动,

Karin Kemper, Sameh Wahba |

2013年,凌源市在辽宁市政府支持下请求世行助其解决缺水问题。通过投资建设再生水回用基础设施,世行帮助该市增强了城市水务系统韧性。如今,随着此类设施建成,约60%经处理的市政污水得到了回收,其中57%以有竞争力的价格出售给了企业,从而确保了运营成本的全额回收。

Minghe Tao |

就全球而言,交通行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能源相关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比重为23%,而城市交通领域排放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城市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比重则高达60%。

Minghe Tao |

1996年,重庆人均GDP为550美元; 20年后,这一数字增长14倍,达到近9,000美元。重庆也摆脱了对重工业的依赖:全球每三台笔记本中,就有一台在重庆制造。

Xueman Wang |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Wanli Fang |

最近,我作为世行贷款支持的宣城产业转移基础设施示范项目的团队成员,有幸到访了安徽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长江经济带的腹地,是安徽省承接产业转移、促进产业升级的桥头堡。 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李军先生介绍说,日常管理工作中需要处理纷繁复杂的信息,涉及招商引资、人力资源和环境质量监测等领域。因为基础数据统计口径和数据来源不同,信息收集以及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也变得十分困难。…

Xiao Wu, Wanli Fang |

作者(左3)与同事、世界银行专家在项目现场。摄影:华玛雅/世界银行 十年,对活着的人们而言,意味着游子回家的路会越来越近;但对于逝去的人们而言,他(她)在亲人的心中却越走越远……恰逢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记忆参与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项目历时八年的工作经历,感恩在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和撼动世界的自然灾害中为灾后重建付出心血和努力的人们。

施毅 |

China: More Mobility with Fewer Cars through a GEF Grant 从上学起,我们就常被教导做事要从定义概念开始。中国是不惮使用缩略语的国家,TOD或公共交通导向开发,这个有机结合土地使用和交通规划的概念,已广为流行于中国城市开发领域。   最近,中国七个城市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的官员共同启动有关TOD的 中国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试点项目…

Jasmine Susanna Tillu |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

Wanli Fang |

© Meg Walker 我有幸生活在华盛顿特区,这里有很多吸引人之处:公共交通可靠、公园管护良好、邻居友善。或许,我最大的福报是该市空气质量优良。如在BreatheLife网站上输入“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字样,就会显示出该市空气污染水平比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指南》中规定的水平低10%。 就全世界而言,并非所有城市居民都能够像我这样说。实际上,全世界92%…

Meg Walk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