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成功故事往往是通过绵羊、羊毛、奇异果和农产品出口来讲述的,但我们国家最大的资产永远是我们的人民,他们具备了在奥特亚罗瓦(新西兰在毛利语中的名称)和在世界舞台上成就壮举的条件

安妮特 ∙ 狄克逊 |

图片: LIC/Flickr 无论采用何种方法度量,空气污染造成的影响都很惊人。最新研究显示,全世界空气污染使得普通人的平均预期寿命缩短了1.8岁,也是导致全球每年约880万人早逝的主要原因——这一数字是之前估测数字的两倍,空气污染因此而成为当今世界人口死亡的主要致因之一。

Javier Morales Sarriera, Gurpreet Singh Sehmi |

© Julia Pacheco/世界银行 赛琳娜·玛利亚17岁时就怀上了双胞胎,她因此不得不辍学,并从巴伊亚移居到里约热内卢。正因为如此,她很难找到好的正规工作。一路走来,她遭受了很多困境——从无家可归到找失业,同时她和孩子们还面临粮食不安全的威胁。目前,全球有成百上千万像赛琳娜这样的人面临诸多制约因素——收入低、资产有限、人力资本少、特定冲击以及对自然冲击、暴力等的暴露,他们渴望过上体面…

Kathy Lindert, Phillippe Leite, Tina George Karippacheril, Ines Rodriguez Caillava |

(Photo: Curt Carnemark / World Bank)    自动化技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要么能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要么会终结全人类——从不同的人那里,你可能会听到不同的意见。   预计在不远的将来,机器的智能将会战胜人类,这一时点被称为“奇点”。而抛开机器的崛起对人类的威胁是否真实存在不说,还有一个更加实实在在的问题:机器人当前被大量用于自动化生产。   经济学家理查德…

Harry A. Patrinos |

如今,女性日渐成为一大变革推动力。投资于女童教育、消除了阻碍女性发挥其潜力的法律障碍的国家已看到了效益。 以拉美地区为例。近年来,该地区已有7000多万女性加入了劳动力队伍。过去二十年中,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大幅提升,其中三分之二归因于女性受到了更多更多教育、晚婚以及生育量减少等因素。因此,2000年至2010年间,女性收入对减少该地区极度贫困的贡献率达到了30%左右。   通常,…

英卓华 |

每当我目睹资源耗减速度、水土流失状况和日益减少的鱼类种群以及气候变化对几乎每个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我总会看到一个正在缓慢且无情地退化的自然界。我把这些情况统称为“倒退的现实”,一种新常态,一种刚刚缓慢出现的现象,它把我们诱入被动境地,并且诱使我们接受一个富裕程度和多样化程度更低的世界。 有生以来,我看到了到处游弋着五彩斑斓鱼类的水域。如今,这些水域就像空荡荡的水族馆一样变得毫无生机。…

Paula Caballero |

贫困率可能出现下降,但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极贫状态,世界各地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世界银行集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世行年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周三上午接受中国媒体人杨澜专访,以“在不平等的世界建立共享繁荣”为题,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杨澜是《杨澜访谈录》节目主持人,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着眼于世界银行集团设定的两大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极贫率降低到3%…

多纳•巴恩 |

版本: English 过去几周来,随着气候周活动即将开始,联合国气候变化首脑会议将在两天后召开,人们对联合国秘书长向气候问题领导人发出的呼吁的期望值与日俱增,今天在纽约举办的民众气候游行尤其体现了这一点。 从世界银行角度看,最近我们持续接到企业和国家等客户打来的电话,要求我们提供支持,同时希望了解如何参与即将出台的涉及经济各领域的不同气候动议。

雷切尔•凯特 |

版本: English 全球各城市已率先开始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在国家政府高层还在迟疑之时,城市领导人已纷纷对因气候变化影响加剧而须令城市更具韧性的迫切需求做出回应。 在温哥华,我们正积极努力,力争实现到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环保城市的目标。这是一个艰巨的目标,但我们正为之而努力,力争在实现经济增长的同时,保护我们的环境。未来被人们视为“成功”的城市,…

Gregor Robertson |

版本: English 今年1月,世行行长金墉呼吁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参会者密切关注一种新出现但前景良好的气候智能型发展融资形式:绿色债券。2013年,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就已超过100亿美元。金墉行长呼吁在今年九月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之前使这一数字翻番。 就在几天前,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发行了15亿美元绿色债券,为实施其可再生能源项目筹集资金,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因此超过了200亿美元。

Heike Reichelt, Alexandra Klöpf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