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Sustainable Communities

获奖摄影作品捕捉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未来

Xueman W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可持续城市摄影作品竞赛的出发点很简单。我们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听到“可持续城市”这个词会“看”到什么。

   

可持续城市全球平台从全球四十多个国收到就九十多张参赛作品,内容发人深省。

摄影师通过照片试图传递的是一种需求:对能使城市恢复能力更强、更加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的迫切需求,或者追求为所有人建设可持续社区的绿色理想的需求。

今天是世界城市日,是最适合与你们分享本次摄影竞赛十位入围者名单的日子, 这些入围者中包括三位获奖者和一位气候行动荣誉奖获得者。
 
人们几乎可以从Yannick Folly的获奖作品中感受到贝宁城市的混乱和汽车尾气的味道,汽车沿着狭窄的巷子艰难爬行,与摩托车和行人挤在一起。

 

Yanick Folly (贝宁) 获奖者

日复一日的发展,我们的世界一直在变化。看看充满活力的贝宁集市就能感受到这种变化。#SustainableCities

这张照片提醒人们城市是由人组成的。任何建设可持续城市的解决方案对城市居民而言必须是合理的,因为每天行走在城市街道上的人是他们每天。

 

这种渴望在其他作品中也显而易见。

 

尽管很多摄影师来自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然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分享的却是在我们看来的环境友好型城市:新加坡、阿姆斯特丹、伦敦、巴黎等的照片。我们看到了很多发达国家公园的照片,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 这样的绿色空间和人行道正是我们希望城市拥有的。

 

Adedapo Adesemowo(英国/尼日利亚)

现在的奥林匹克公园曾经是石油、沥青、砷和铅的废物倾倒场所 #SustainableCities
很多作品也反映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城市和大部分人实际生活在其中的城市的巨大差别。
 
我们收到了很多可能被许多人归类为“农村地区”的照片,但是我们应该抛开这些偏见: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不过是简陋的城镇而已。
 
所以当我们看到来自尼日利亚的Oyewolo Eyitayo的这幅获奖作品时,就更有理由感到兴奋。在你看到一半是土路的路上成排的太阳能板之前,你可能觉得这只是一张典型的平淡无奇的城市郊区的照片。
 
Oyelowo Eyitayo (尼日利亚) – 获奖者
选择太阳能是简单而有效的#气候行动,可以帮助抵御气候变化。#SustainableCities

改造城市滨水区

Fen Wei'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HafenCity, Hamburg. Photo Credit: ELBE&FLUT / Thomas Hampel at http://www.hafencity.com
港口新城,汉堡。
图片来源: ELBE&FLUT / Thomas Hampel at http://www.hafencity.com
 “滨水区不只是孤立存在的。它与其他所有的东西相关。” —— 杰出的城市规划师Jane Jacobs说。
 
这种关系是两方面的;它指的是城市与其滨水区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断变化正如城市本身不断变化一样。
 
在工业化时代,城市滨水区是服务于城市的后院,但最近几十年来,它已经从以前的定义发展演化,有了新的含义。

一方面,在改变城市结构甚或重塑城市形象方面,滨水区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成功的城市滨水区也展示了可以怎样释放和利用城市资源(如可利用的土地、更清洁的水、历史遗产保护和城市更新),以及怎样将这些因素融入城市和公众的生活。

[参阅: 城市土地再生:利用私人投资从业者指南]

透过共享单车大数据了解公共交通导向的开发(TOD)

Wanli F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许多无桩共享单车安装了GPS跟踪设备,为城市规划者分析公共交通系统的需求和绩效提供了更精准的新的数据来源。通过分析个人骑行数据,城市管理者第一次可以清楚地了解各个地铁站的吸引力和可达性。
 
这项技术创新对于通过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建设更宜居、可持续城市的工作无疑是个好消息。例如,为了支持最近启动的全球环境基金(GEF)“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示范项目”,我们与中国一家主要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合作,使用项目城市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路线数据开展研究。以下是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 重新审视TOD的范围。关于TOD的核心区域,普遍接受的教科书定义是围绕地铁站或其他公共交通枢纽800米半径的范围。这个定义是基于10分钟步行可达的距离。然而,在骑行普及的丹麦、荷兰等地,地铁站的实际覆盖半径可达2-3公里。我们的分析发现,地铁站周边有一大部分骑行的距离甚至超过3公里半径(见下图1中的亮蓝色轨迹)。这说明地铁站周边区域规划和设计的空间范围应该根据当地环境而定。相应地,由于靠近公共交通服务设施而产生的增值,其影响的房地产范围很可能超出预期。
1:北京(左)和深圳(右)主要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轨

[阅读:中国特色的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 文章也讨论了TOD范围的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