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海地

杨澜提问世行行长如何帮助穷人

Donna Barne's picture
贫困率可能出现下降,但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极贫状态,世界各地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世界银行集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世行年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周三上午接受中国媒体人杨澜专访,以“在不平等的世界建立共享繁荣”为题,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杨澜是《杨澜访谈录》节目主持人,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着眼于世界银行集团设定的两大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极贫率降低到3%和通过提高底层40%人口的收入建立共享繁荣。

 “对于许多生活在贫困中的人来说, ‘世界银行’这个名字听起来太大而遥不可及,”杨澜请金墉和巴苏“解释一下世界银行的两大目标和这些人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关系。”

女性不应摆脱暴力?请三思!

Alys Willman's picture

女性们,当您认为离开厨房、开车、参与投票或身着短裤会平安无事时,您要三思而行。试着在谷歌搜索栏中输入“女性不应”字样,看看这一自动联想功能会给出哪些相关结果。排名靠前的结果包括“被允许投票”、“参加战斗”和“出现在教堂”。我们集体意识中普遍存在的这一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促成了联合国倡导女权广告宣传活动。广告图片为女性面部特写图片,其嘴部被此类歧视语遮着。

© Memac Ogilvy & Mather Dubai/UN Women

这些歧视语并非空穴来风。它们反映了社会规范,其顽固性存在提醒我们,规范如果有改变的话,这种改变也很慢。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世界至少有35%的女性均遭受了一定程度的侵害,很多男性和男童也成为了受害者,在其行为有悖于主流规范情况下尤为如此。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