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LinkedIn

我从比尔•盖茨身上学到了什么

Jim Yong Kim's picture



担任世界银行集团行长一职,为我与全世界一些最具创造力的政界和商界领导人交流讨论提供了很大便利。这些交流讨论的一贯主题之一是,我们必须要加快创新步伐,方能终结绝对贫困,以共享方式实现经济增长。在关于如何培育和推广应用新创意方面,我们缺乏明确共识。

最近,我有幸与比尔•盖茨进行了一次长时间交流。期间,我们谈论的话题自然转到了哪些因素可以刺激创新之上。比尔及其夫人梅琳达于1994年创办了自己的基金会,此后,他们成功地转变了全世界在卫生、教育和减贫领域的发展抱负。

我曾是盖茨基金会最幸运的受益人之一。2000年,该基金会向我本人作为赞助人之一的卫生领域伙伴机构提供了4470万美元赠款。当时,全球卫生界大多人士拒绝承认耐多药结核病,但盖茨夫妇提供了结核病防治史上单笔数额最大的赠款,目的是找出在发展中国家治疗这一疾病的方法。

我设定了目标,但没实现,不过仍在设定目标

Jim Yong Kim's picture



我个人深信设定远大目标可以激励社区和国家就重大事项采取行动。2003年,我在世界卫生组织时,我们制定了“3 x 5”目标,承诺在2005年底前向发展中国家300万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治疗服务

当时,发展中国家仅有几十万人获得了救命性治疗服务。我们宣布该目标时,全球医疗卫生界仍在就在穷国开展艾滋病治疗是否有可能这一话题进行争论。一些人将该目标称为不可能实现且会给人们带去不实希望的梦想。

对此,我回应说,谁也没说过治疗300万人是一件易事,但我们需要一项可衡量且具有时限性的目标来从根本上转变我们对发展中国家艾滋病挑战的思维方式。该目标帮助我们转变了工作方式——我们就我们是否应执行该目标的争论少了,并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实现该目标之上。

智能手机的另一大持久性影响

Jim Yong Kim's picture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富人们已经大概了解了世界各地的穷人是如何生活的,而在当今社会能够算得上是新闻的是,一直对穷人严格保守的秘密,即富人是如何生活的,如今已被悄然公开。随着电视、互联网和手持设备被越来越多的农村穷人快速拥有,有关富人和中产阶层生活方式的各种讯息每天都真实生动地被传送到这些人的家中。

去年,我与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一同考察了海拔为14000英尺的一个村子。我们抵达后,村民们用纷纷用智能手机为我们拍照。在印度贫困人口数量最多的北方邦,我发现当地居民在用智能手机看韩。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平等的世界。尽管富人可能会忽视穷人正在经受的苦难,但全世界的穷人却非常清楚富人是如何生活的。并且,他们已经表明了愿意采取行动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