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Climate Change

让我们致力于构建有韧性城市

Carina Lakovits's picture
版本: Español
版本: English
中国江西——2017年7月1日:地处中国东部的九江遭遇暴雨袭击,城区多处积水严重,不少车辆被淹,市民们冒险趟过被淹道路。图片: humphery/Shutterstock.com.

目前,城市居民总数首次超过了农村居民总数。虽然城市有助于创造更美好未来,但现实是很多城市却难以不负众望。通常,城市缺乏向其居民提供哪怕是最基本服务所需的资源,同时全世界很多城市无法确保其居民免遭自然灾害或气候变化的猛烈冲击。

导致这种情况的很大部分原因在于缺乏能够抵御洪水、海平面上升、山体滑坡或地震影响的适当基础设施。大多数城市需要提升防洪能力、更牢固的住房以及更完善的土里利用规划。然而,即便城市政府知晓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或行动来增强其韧性,它们中的大多数往往无法获得实现这一愿景所需的必要资金。

借助绿色基础设施应对气候变化

Michael Wilkins'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图片: chombosan / Shutterstock

美国宇航局(NASA表示,有记录以来的17个最温暖年份当中,16个发生在2001年之后。因此,在气候变化高居全球议程的背景下——几乎每个国家都签署了2015《巴黎协定》,全世界的主要目标是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比工业革命前的气温水平高2°C以内。但是,随着已经感受到全球变暖的急性影响,亟需进一步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绿色基础设施”可以助推实现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目标。

“智慧森林”战略即将启动

Werner Kornexl'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 Flore de Préneuf/World Bank
© Flore de Préneuf/世界银行

我们对当前快速变化的环境、气候和人口状况认知越多,对森林对我们的韧性、总体福祉、生计以及经济的重要性的了解也就越多。遗憾的是,在预算紧张和各种利益相互竞争的当今世界,各国政府在支持哪些行业要务方面更难以作出决定。解决办法是逐步摒弃各行业各自为阵或相互竞争的传统模式,更多地采用综合性的双赢模式。但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交通领域的气候和灾害风险:没数据?没问题!

Frederico Pedros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图片来源: Beccacantpark/Flickr

发展领域专业人士经常抱怨灾害频发地区缺乏高质量的数据,因其制约了他们借助定量模型和详细分析为项目提供依据的能力。
 

不过,技术进步正快速为政府和发展机构解决数据缺乏问题提供了新途径。在伯利兹,世行和该国政府合作,旨在借助创造活动、实地经验和战略性数据采集,开发一种创新型模式,为具有气候韧性的道路投资项目提供依据。


落后的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领域基础设施,是制约伯利兹缓解灾害风险和实现经济增长的一大因素。由于缺乏备用道路及道路暴露于自然灾害(基本为洪灾)之下,该国路网特别易受破坏。由于缺乏替代线路,任何与天气相关的封路都可能切断交通,导致经济和社会活动严重中断。

扩大气候相关投资需要五大领域创新

Alzbeta Klei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问一下投资者便知: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再也不能忽视不断变化的气候对其底线构成的风险。从日益频繁且严重的天气事件到新法规和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气候变化正在从根本上转变我们的营商方式。当前,企业及其投资者正日益寻找向气候智慧型业务转型及对此类业务进行投资的机会。

建立气候变化与健康领域联系,更好地促进发展

James Close'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中国一位女性带着口罩,防范空气污染。
图片提供:© Curt Carnemark/世界银行

气候变化已经对人体健康产生了实实在在、可以度量的影响,而且这些影响有望继续增大。鉴于薄弱的卫生系统和糟糕的基础设施,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的影响最为严重,因为这些国家最易遭受气候变化影响,其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最为低下。好消息是,几十年来,国际社会一直广泛讨论气候变化对健康的累积性影响,对此类影响的了解也日益深入。

政策重点转向: 加强中国电力行业改革

Yao Zha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过去几年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投资及其发电装机容量位居全球首位。事实上,2010年至2015年间, 中国对该行业的投资高达3770亿美元,大于位居二、三位的两国美国和德国的投资总和。当前,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为150GW,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77GW,大于诸如美国等国的这两个数字(分别为80GW和35GW)

在世界银行的RISE研究中,中国的表现远优于全球平均水平,成为东亚地区的领跑者,在很多方面即便未超过经合组织国家,也与这些国家不相上下。经合组织国家中,很多国家的投资和装机容量大大低于中国,但它们在多项可再生能源指标上的得分却高于中国。

那么,为何存在这一差异呢?

要构建“有韧性”城市,我们就必须把劣质住房视为生死攸关的紧急大事

Luis Triven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Español

Damaged houses in Long Island, New York after Hurricane Sandy. Photo by UNISDR.
以下场景为人熟知,因为他很悲惨:某次毁灭性飓风或地震袭击了某穷国人口稠密的某个地区,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使得救援队的资源和能力以及医院急救室捉襟见肘。首批救援队伍必须采取“检伤分类法”——最大限度高效利用现有资源挽救生命同时最大限度降低死亡人数的一种医疗策略。 

但是,如果政府把这一方法应用于劣质住房,则医疗队伍采用这一方法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因为在发展中国家,造成人员死亡的主因是住房而非灾害。
 
纵观全球,自然灾害相关的大部分伤亡均由劣质住房导致。 例如,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三分之一人口(约2亿人)居住在致命性房屋密布的非正规居民点。2010年,海地发生的7级地震造成26万人死亡, 70%的损害与住房相关。依此类推,假设8级地震袭击秘鲁,估计80%的经济损失会归因于住房。
 

“塑料桥”:应对气候风险的一种成本低、影响大的解决方案

Oliver Whalley'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图片: Anthony Doudt/Flickr
桥梁是连接交通网络的关键一环。由于它们跨越河流,因此完全暴露于洪水和山体滑坡的影响之下,在灾害爆发之时通常是首先遭到损毁的基础设施。它们遭到损毁后,往往也需要数周或数月时间才能修好。桥梁自身除遭到代价高昂的损毁之外,其导致的交通连接中断还会对经济生产力和人们获取基本服务的能力产生更广泛影响。鉴于很多地方因气候变化而有可能遭遇强度更大、频率更高的降雨,桥梁面临的风险只会更大:降雨量增大会导致河流流量增大,使桥梁遭受更严重损毁,特别是当初设计时用于应对小暴雨的桥梁。

桥梁两端各有一座支撑桥板重量的构筑物,即桥台,它们通常是首先遭到损毁的桥体组成部分。主河道被瓦砾堵塞后,可能会导致水流在桥梁四周寻找阻力最小的通道,从而把桥台置于风险之中。

传统的桥梁施工工艺要求安装桩体,为桥台打基础,但耗时长,成本大,而且需要专门材料、专业技能和专门设备。

不过,现有一种前景良好的解决方案:土工合成加筋土(GRS)桥台。该方案采用本地材料,无需专门设备,便于桥台快速施工,也可提升桥台抗水流冲击的能力。如采用GRS施工方案,桥梁可在短短五天内建成(Von Handorf,2013)),所需成本比传统方案降低30-50%(Tonkin和Taylor,2016)。

GRS桥梁基于“土工格栅”而建,后者系采用聚乙烯(塑料)制成的高密度网状物。土层和土工格栅层相结合,可为桥桩打下坚实基础。施工过程中只需基本的掘土和夯实设备,也可在土工技术专家指导下采用各类本地填填充材料。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