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公共部门

让税收助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Jan Walliser's picture
版本 : English |​ Français ​
图片:世界银行集团

税收可发挥重要作用,具体表现为可有效筹集并分配国内资金,供政府部门用于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和实现更大发展目标。

近来,有关避税和“避税港”的讨论成为热点新闻。尽管这些讨论反映了税收公平面临的真实挑战,但为帮助有关国家完善其总体税收政策并通过其强大、有能力的税务部门执行这些政策而必须开展的重要工作不应被它们遮蔽。

创造一个就业岗位需要多大成本?

David Robalino's picture
版本: Français
1000万美元投资实际只能创造几百个直接就业岗位。摄影Nugroho Nurdikiawan Sunjoyo / 世界银行(印尼日惹) )

创造更多更好就业岗位是世界银行的中心工作之一,也是世界各国(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个共同目标。但是,政策辩论内容往往转向创造就业岗位的计划和项目的成本与效果。
 
例如,我最近发现自己参加了关于旨在创造就业的某发展项目的讨论:一位审查人员对该项目表示反对,因为每创造一个就业岗位的成本太高。他说:“每创造一个就业岗位的成本高达2万多美元”,而通常与诸如培训、找工作援助、工资补贴或公共工程等现行劳动力市场计划有关的这一数字要低得多(每创造一个就业岗位的成本介于500至3000美元之间。
 
这些数字背后有何合理性呢?

游戏规则改变者和“吹哨者”:对财富征税

Jim Brumby's picture
版本: Français
版本 : English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发布的《财政监测》报告指出,居高不下且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是很多国家的一个严重问题。所下图所示,财富分布比收入分布更为不均。
 


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因提出对最富有人群征收全球统一的2%的财富税而闻名,但目前发展中经济体或发达经济体很少征收有效且明确的财富税。确实,1985年至2007年,征收财富税的经合组织成员国数量从12个减少到4个。征收财富税的国家中,很多国家财富税政策的效果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很有限。财富税已登记在册的发展中国家很少,其中印度在上年度预算中取消了财富税。

为构建更光明未来而投资:街道照明PPP项目

Susanne Foerste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为构建节能型街道照明系统而投资,可以改变城市面貌。

一方面,逐步采用基于LED技术的现代化街道照明方案,可为城市政府降低照明设施能耗和运行维护成本、减少照明设施的总体碳足迹提供契机。

另一方面,可靠且明亮的街道照明可产生广泛的社会经济效益:明亮的街道可使人们感到安全,减少交通事故,还可增加日落后的社会经济活动。

鉴于这些效益,逐步弃用过时的照明系统,转而采用现代照明技术,是全世界很多城市可以采用的一种双赢解决方案,但高昂的先期投入可能是一大阻碍因素。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可以帮助城市政府筹集安装智能型街道照明系统所需的资金。从长期角度看,此类系统可确保节能并采用较高的技术标准。

要构建“有韧性”城市,我们就必须把劣质住房视为生死攸关的紧急大事

Luis Triven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Español

Damaged houses in Long Island, New York after Hurricane Sandy. Photo by UNISDR.
以下场景为人熟知,因为他很悲惨:某次毁灭性飓风或地震袭击了某穷国人口稠密的某个地区,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使得救援队的资源和能力以及医院急救室捉襟见肘。首批救援队伍必须采取“检伤分类法”——最大限度高效利用现有资源挽救生命同时最大限度降低死亡人数的一种医疗策略。 

但是,如果政府把这一方法应用于劣质住房,则医疗队伍采用这一方法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因为在发展中国家,造成人员死亡的主因是住房而非灾害。
 
纵观全球,自然灾害相关的大部分伤亡均由劣质住房导致。 例如,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三分之一人口(约2亿人)居住在致命性房屋密布的非正规居民点。2010年,海地发生的7级地震造成26万人死亡, 70%的损害与住房相关。依此类推,假设8级地震袭击秘鲁,估计80%的经济损失会归因于住房。
 

了解官僚体系

Zahid Hasnain'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图片提供: © Gennadiy Ratushenko/世界银行

政府能力显然是发展的根本,政府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和政府部门工作效率显然是政府能力的关键。

在发展中国家,政府部门雇员一般占全球劳动者15-30%,占正规部门劳动者或工薪阶层的50-60%。仅凭这一事实,就可以确保我们详细了解公共部门劳动力市场的运转情况及其对整个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主要原因在于公共部门劳动者的特点(如性别、年龄、技能组合等)与私营部门劳动者的特点存在很大差异。

更为重要的是,政府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和政府部门工作效率几乎对经济各领域都会产生影响,从商业法规到基础设施提供再到服务提供均不例外。

要改善对收入底层40%人群的服务,必须要采取三项措施

Hana Brixi's picture
版本:English
社区居民在讨论供水与环境卫生事宜。尼泊尔卡斯基社区。.
摄影: © Simone D. McCourtie / 世界银行

要改善对收入底层40%人群的服务,不仅需要实行政策改革和开展能力建设,还需要采取其它措施。包容性增长会议建议说,世行项目可能要进一步鼓励提升政府绩效的透明度,帮助确保公民反馈意见在公共部门得到体现,赋权地方领导人开展试点并激励他人行动起来。
 
要调动公民积极性,使之成为一支改善对收入底层40%人群服务的力量,我们需要做什么?

在“如何使服务面向收入底层40%的人群”专题讨论会上,Robin Burgess、Stuti Kheman和Jakob Svensson根据其近期研究的结果指出,要提供优质服务并实现繁荣,需要公民行动起来,激励政客和公务员付诸行动

良性循环:将拾荒者纳入固废管理体系

Martha Chen's picture

图片:全球环境基金/Flickr
垃圾的产生、收集和处理,是21世纪的一大全球性挑战。垃圾回收可以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通过提供原材料和包装材料刺激经济发展。

拾荒者是废品回收行业回收垃圾的主角。在世界各地,大量来自低收入和弱势社区的人们谋生的方式是收集和分拣垃圾,然后通过中介将回收的垃圾卖给废品回收行业。拾荒者眼里的纸张、纸板、玻璃和金属,在他人看来就是废品或垃圾。他们能够按照颜色、重量和最终用途熟练地分拣和捆扎不同类型的垃圾,然后出售给废品回收行业。然而,拾荒者在从他人产生的垃圾中创造价值以及对减少碳排放做出的贡献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却很少得到认可。
 
幸运的是,在世界各地,拾荒者已经组织起来,城市也已开始提倡良性循环,着手将拾荒者、全球废品回收商纳入固废管理体系。

巴西是通过合作社将拾荒者纳入市政固废管理体系的首个国家,并且首先通过了《国家废品政策》,承认拾荒者的贡献,并为拾荒者合作社能够充当合同服务提供商提供了法律框架。巴西拾荒者全国运动组织已被授予在世界杯期间清洁体育场馆的合同。

最近,哥伦比亚颁布了一项全国法令,要求该国城市制订固体废物管理计划,与拾荒者组织订立收集、运输和分拣可回收垃圾的合同。

在印度普纳,由上级工会Kagad Kach Patra Kashtakari Panchayat支持的拾荒者合作社SWaCH从该市获得了一份回收家庭垃圾的合同。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家拾荒者合作社利用公私合作模式,开发了一项社区垃圾回收项目。Vaal公园垃圾回收中心于2014年开张,服务于3,000个家庭,覆盖范围逐渐扩大。

具备竞争力的城市:中国长沙—— 协调、竞争、建筑机械及汽车

Z. Joe Kulenovic'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城市乃全球经济的脉动。目前,全球半数以上人口居住在都市地区,对其所在国的繁荣作出了大小不等的贡献。很显然,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其城市位居地球上最大且最具活力的城市行列,存在与城市化有关的机遇和挑战。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繁荣发展的都市经济,世行“具备竞争力的城市”课题组选择了湖南省省会长沙,将其作为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代表城市,纳入我们就经济发展取得成功的城市开展的六个案例研究。 

直到新千年之交,长沙经济仍由低附加值、非贸易型服务(如餐馆和发廊)主导。如今,这一经济结构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偏低收入城市较为常见。此后,长沙在经济产出和就业持续取得了年均两位数的高增长,尽管其地处内陆并且诸如邻近贸易通道或矿产资源等自然或承袭优势并不突出。随着其人均GDP从2000年的3500美元飙升至2012年的1.5万美元,长沙取得了世界银行的太多其它借款国城市只能梦想取得的成就:在短短十年内,从中等偏低收入城市跃入了高收入城市行列;其经济目前由更为尖端的资本密集型行业构成。   

  

谷歌地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