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气候行动不一定需要经济代价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New Climate Economy Report

虽然目前迫切需要采取气候行动,但这样做并不一定要以经济增长为代价。这是我有幸成为一员的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Economy and Climate) 发出的一个重要的信息。
 
这个委员会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新气候经济 》(New Climate Economy),加强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全球经济中重要的结构和技术变化目前正使得同时实现低碳发展和更好的经济增长这样两个目标成为可能。
 
这份报告告诉我们,在目前至2030年,全球大约将有90万亿美元投资到城市、土地使用和能源基础设施中。显然,我们目前作出的投资选择将决定未来的增长,并将锁定我们将采取低碳的还是高碳的发展路径。
 
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个详细的、有实际性建议的全球行动计划, 以促进经济繁荣和实现更安全的气候,如逐步取消矿石燃料补贴、恢复退化的林地、以及修建基于大众公共运输的更畅通和更便捷的城市。
 
其重要建议之一就是确定强有力的、可预见的碳价格, 以释放低碳经济中的投资和创新。我们世界银行集团赞同这个建议。
 
碳价格为投资于低碳和有韧性的增长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即使是不足的)信号。决策者们可能会犹豫不决。然而,许多领导人,在观察着其邻国的同时,在强大的经济压力下,已经开始摆脱围绕碳定价问题的复杂的政治因素。
 
例如,欧盟及其排放贸易体制(ETS)。 虽然欧盟建立的排放贸易体制得到了正当的赞扬,但这个碳市场正面临着严重的困难,部分原因是最近的衰退减少了产业对其可贸易的许可的需求,但也因为其市场规则中没有包括根据经济冲击来调整供应的条款,此外政治因素也拖延了必要的规则变化。
 
其他国家和州及省都正在吸取这方面的教训。使用碳定价的国家群体表明,高收入和新兴经济体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目前,已经有近40个国家和超过20个城市、州和省使用了像排放贸易体制和碳税的机制,或正在准备实施这类机制。
 
中国目前建立了全世界第二大的碳市场体系。迄今为止,它已经在五个城市和两个省启动了七个试验性的排放贸易体制。墨西哥和法国在2013年实施了新的碳税。俄勒冈和华盛顿州正在探索碳定价选择,以加入加利福尼亚、魁北克、以及英属哥伦比亚挑战气候变化的努力。南非正在计划于2016年开始实施碳税。
 
与此同时,私营部门在支持为我们未来的碳足迹确定价格方面也变得越来越坦率。许多公司,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谷歌(Google)、沃尔玛(Walmart)和壳牌(Shell)公司,已经开始在它们的计划和投资中使用影子定价。
 
在这种形势下,世界银行集团鼓励公司和政府领导人明确他们对给碳定价声明的支持。
 
在这个《声明》中,政府承诺共同努力,公司承诺与政府合作,以实现全球经济普遍采用的碳定价的长期目标。
 
正如《新气候经济》报告和我们的报告所表明的那样,一贯的和可靠的政府政策信号对企业和投资者创造就业岗位、促进增长和激励创新来说,至关重要
 
又一个新的声音提醒我们,聪明的政策选择可以带来经济和气候效益。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