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发表新评论

把行为洞察结果嵌入发展项目 - 更新版

Renos Vakis's picture
版本: Français
版本: English | Español

人们快速且通常自动思考问题,对社会激励机制反响强烈,并且采用各种思维模式或特定世界观来阐释信息和感性认识。那么,在设计政策过程中,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人们的想法和行为呢?
 

这一问题的答案见诸世行2015年《世界发展报告:思维、社会与行为》。该报告表明,对选择和行为的更切实际的了解可大大提升发展措施或项目的效果。以此为指引,我们启动了两项平行计划,其重点是找出具体办法来鼓励并支持世行各项目组把行为洞察结果纳入其项目。为相关模型所采用的方法类似:找出世行内部感兴趣的项目组,将其视为团队成员,诊断它们面临的问题,提出潜在解决方案,最后对其进行严格测试。

如今,世行正在50个国家资助实施逾80个基于行为洞察结果设计的项目。这些项目广泛分布于各个领域,从卫生、性别、教育、环境以及供水和环境卫生到金融包容性、就业以及税务等领域均包含其中。当前,我们正在跟踪各类问题,包括增强中美洲地区税收合规性等简单问题以及减少格鲁吉亚出生性别偏好现象等复杂问题——在格鲁吉亚,父母对男孩的偏好正在扭曲该国出生性别比。

成果

我们已经看到了我们的项目取得的持久性成果。以秘鲁为例,该国高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学生的考试成绩存在很大差距。解决这一问题的惯用方法是加大对教师培训和学习资料的投入。项目组并未采用这一方法,而是从成长思路出发设计了一项干预措施,以此转变教育工作者和学生的信念和思维模式。开展的影响评价表明,这一简单、时长90分钟的一次性措施使得考试成绩提高了0.2个标准偏差,大致相当于家长多接受了三年的教育。该措施的执行成本为生均0.2美分,这使得该试点在第一年惠及了5万名学生。如今,印度尼西亚和南非也在执行这一措施,惠及了50万名学生。

您可能会寻思,为何不把此类干预措施应用于更多项目。实际上,当初与项目组接触时,我们发现对此类工作的兴趣相当强烈,但项目组几乎没有时间将之付诸实施。用我们的行话讲,项目组当时的“认知带宽”较窄,它们需同时兼顾多项任务,因此倾向于重视即期目标和截止时间。因此,比较常见的情况是,项目组清楚地知道它们需要开展哪些工作(从行为角度讲)——它们只需我们给予少许推力来帮助它们开展工作。实际上,我们也是这样做的。

嵌入式思维、行为与发展部门

今后,此类支持流程将越来越简化。由于两个平行项目组取得的巨大成功,一个新的部门——嵌入式思维、行为与发展部门得以组建,目的在于在世界银行集团项目中主流化和推广应用行为学。该部门将帮助分析一套广泛的心理、社会和经济因素,它们可影响决策并提供可大幅增强项目影响的低成本、快速解决方案。

我们的愿望

随着我们把思维、行为与发展模式嵌入项目,我们也希望在世行内部建立相关能力,以便以有机、经济有效以及实操方式在全世行应用行为洞察结果。我们将继续研究行为学怎样才能有助于应对复杂问题,如难民危机和针对女性的暴力引发的挑战。

我们也打算建立世行借款国政府部门的能力,我们对秘鲁教育部就是这么做的,具体支持该部建立了经济有效的创新实验室MineduLab。如今,该实验室正在实施超过15项措施,旨在减少教师偏见,增强师生积极性,提高家长参与度。

最终,我们希望建立一家一站式商店,以便人人从中找到行为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可随个人的需求而调整,最终将成为我们扩大这一工作范围的一种手段。
我们非常希望了解您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如您希望跟踪最新动态,请访问我们的网站注册以获取我们的业务通讯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