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马拉拉给我们上的一课:投资女童教育回报高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当我去年秋天听到巴基斯坦15岁少女马拉拉遭到枪击仅仅因为她维护自己作为女孩受教育的权利时,我感到震惊。

这也使我联想到自己有多么幸运。

当我获得一笔难得的出国留学奖学金时,对我这样一个已婚的印尼年轻少妇,离开丈夫远渡重洋是不能接受的。我的母亲摊牌了,她提出两个选择:要么他同我一起去,这就意味着放弃他的工作,要么我就必须拒绝这笔奖学金。

我知道这是她在用她自己的方式要求我的丈夫支持我,而他丝毫没有犹豫。我们俩人去了美国,完成了我们的硕士学位。我还读了一个经济学博士,在我们俩人读研究生期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High school girls taking notes in Suapur, Bangladesh. Photo © Scott Wallace/ World Bank

我的母亲有六个女儿,四个儿子(我是老七)。她也有一个博士学位,在中爪哇的教育学院当教授。她超越了一个印尼妇女的“常态”,远远领先于她的时代。而且她时刻准备支持我,以她自己的方式。

对于一个女孩——或者任何孩子——想要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都需要具备三个条件:她自己的信念的决心和勇气,她的家人的爱和支持,她所在的社会的支持。我很幸运,我具备了所有这些条件,包括聪明地绕开社会习俗的家人。因为在面对偏见的情况下,也需要突破一些限制——有时是家庭的限制,有时是社会的限制。

马拉拉当然拥有决心和家人的支持,她也甘冒难以置信的风险。但是一个极端的少数派决定要阻止她。她的悲剧触发了她自己所处的社会和全球各地对投资妇女和女童的支持。

7月12日,在马拉拉16岁生日时,全世界仍然有5700万儿童失学,其中3100万是女童。还有更多的儿童——大多数是女童——被迫在获得更高水平的教育之前辍学,他们的选择受到限制。贫困的家庭往往在没有足够的钱送所有子女上学的情况下,把女孩留在家里,而且往往认为女儿受教育的回报率低于儿子。

这是一种个人和发展的认识误区。我们知道,一个受过教育的母亲,她的子女活过5岁的可能性要高50%。我们也知道,一个女孩,多受一年教育,她在成人后的收入就会多20%。
女童教育 = 机会 = 收入 = 更健康、教育程度更高的家庭 = 获得赋权的公民

好消息是我们取得了进步。世界上近三分之二的国家在小学教育方面实现了性别平等,这也是千年发展目标之一。事实上,在这些国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国家中学的女生比例超过男生。世界银行是这项努力的一个主要支持者。在国际开发协会(世界银行面向最贫困国家的基金)的帮助下,孟加拉近600万女童得以上学读书。在也门,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计划鼓励父母让女孩上学,从而帮助了近4万学生。

不过,世界各国发展仍不平衡。2012年《世界发展报告》发现,在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和部分南亚地区,小学和中学的女童入学率几无改善。而且据估计,失学女童里三分之二属于他们所在国家的少数民族。所以还有大量的工作有待我们去做。

马拉拉再次站起来为女童教育讲话时,我们都必须同她站在一起,维护世界各地所有儿童上学读书的权利。我们必须分担马拉拉的决心,同她们一起并为了她们突破限制,消除阻碍任何儿童充分实现其潜力的期望、习俗或贫困。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