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缺失的一环:残疾人包容性教育

Charlotte McClain-Nhlap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男孩正在摸索使用智能手机。摄影:世界银行。

2015年,全世界承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4,即“确保包容、公平的优质教育和增加所有人的终身学习机会。”该目标不仅仅是一个鼓舞人心的目标,也是确保社会和经济福祉以及所有人的生活质量所不可或缺的。

如今,6500万名小学学龄儿童没有上学,其中将近一半是患有残疾的儿童。患有残疾的入学儿童比其他孩子完成学业的可能性也低得多。一些测算结果表明 ,不到5%的残疾儿童会顺利毕业。这导致全世界仅有3%身患残疾的成年人识字——令人震惊的是,仅有1%身患残疾的女性识字。

占据主导地位的看法是将残疾视为一种劣势,同时有假设认为,学校对于患有残疾的学生而言是社交媒介而非学习媒介,二者共同加剧了残疾儿童的边缘化。拒绝残疾儿童接受教育的权利强化了普遍持有的关于残疾儿童行为能力乏弱的态度和假设,从而进一步使他们处于更加劣势的地位。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更好的教育计划和政策可以帮助打破边缘化的循环。接受过培训、认可并支持残疾儿童学习的教师可以有所作为,正如辅助工具和设备可以做到的那样——有时如同2美元一副的眼镜对于难以看清黑板上内容的儿童那样简单。良好的教育政策对于残疾、性别、冲突和区位的相互关联性质尤其敏感。

世界银行充分致力于残疾人包容性教育。我们正更多地将社会包容的镜头转向教育,这将有助于实现残疾人与发展这一综合愿景。

印度,我们以教师为重点,开发了针对“资深培训师”的培训包。这些培训师将对教师进行培训,以便帮助患有自闭症、听力障碍、脑瘫和耳聋失明的儿童。

马拉维摩尔多瓦,我们同残疾人组织和当地社区合作,对学校招收患有残疾的儿童、培养工作人员人员和教师的能力以及影响包容性教育政策制定的创新方法进行测试。

在突尼斯,一个新的世界银行项目将测试和评估针对教育领域信息通信技术的创新方法,并在同残疾学生进行协商的基础上制定一项详细的、具有残疾人包容性的实施战略。

越南实施的某项目已帮助培训50多名耳聋成年人成为了学前耳聋学生的辅导员;约200名听力教师能够流利地使用手语;他们充当沟通引导人或手语翻译,使50多人找到了工作。

 在圭亚那,我们通过项目磋商和参与课程改革以及制定清晰的监测指标,正在处理残疾人包容性问题。

世界银行最近还启动了一个信托基金,以支持非洲的残疾人包容性教育,筹集的资金来自美国国际发展署。鉴于非洲残疾儿童入学的比例不到10%,该注资额为300万美元的信托基金力求通过在该地区构建知识和能力,增加残疾儿童享受教育的机会。

世界银行侧重于促进残疾人包容性教育主流化的项目和计划数量不断增加,上面只是其中的少数几例。今后几年,我们的工作重点之一将是建立更加强大的、充分发挥作用的计划知识库,同时也将帮助有关国家设计并实施包容性教育战略。

作为致力于处理发展中的残疾人包容性问题的牵头组织之一,世界银行积极参与重要会议,如6月12-1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残疾人权利公约》缔约国第11次会议。我们也主办了边会,帮助举办了与残疾人包容性有关的一系列讨论,如关于颠覆性技术、残疾人数据以及即将发布的联合国关于残疾人与发展的旗舰报告的讨论。

想象一下这样的一个社会:所有孩子都享有能够助其过上创造价值和富裕的生活的教育;所有孩子一起接受教育,相互欣赏彼此的潜力;通过良好的教育,残疾儿童的生活能够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可持续发展目标4中描绘的人人享有教育的愿景就会变为现实,包括残疾人包容性这一关键环节。

相关资料: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