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最全面的全球教育质量新数据集发布

Harry A. Patrinos'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当今世界正面临学习危机,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尤为如此。尽管目前有很多关于如何最有效应对这一危机的理论,但有一点很明确:政策制定者和业内人士需要更多、更好信息来充分应对未来挑战。

诸如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和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项目(TIMSS)等一些重要的国际标准化学习效果测试提供了诸多关键数据,但此类测试较少,因其往往把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外,而且相关数据仅可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世行新发布的工作论文《全球教育质量数据集(1965-2015)》 可填补这方面的信息缺口。在本文中,我们介绍了关于教育质量的最大、最新的全球可比数据集,统一了占世界总人口90%的163个国家和地区的测试分数。世行的这一新数据集覆盖时期更长,比历次从微观层面收集教育信息的工作所包含的国家都要多。

正如以教育为主题的《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强调指出,尽管教育对一国的经济成功至关重要,但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学习氛围并不太浓厚。多年来,相关文献侧重介绍以入学率或在校学习年数衡量的教育数量的积极影响。然而,越来越多的实证资料(包括《世界发展报告》)揭示,以学生学习效果测试结果衡量的学校教育质量对经济增长同样重要。身在学校并不够,学生在校期间也必须要认真学习。

新数据集的全面性有助于深化这方面的讨论,也有助于把工作重点从注重教学教育数量向注重教育质量转变。该数据集提供的丰富信息为更详细分析学生学习效果、在校学习年数以及国家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创造了条件。

如下图所示,测试分数的更广泛分布就发展中国家存在学习危机提供了更多证据。本图在很大程度上依托《世界发展报告》的经验教训制作。统一的国际和区域学习效果测试使得我们能够包括更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采用测试分数的这一全球分布图后,我们即可更准确地记载学校教育质量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在包括低收入国家后,二者之间的这一联系更为紧密。具体而言,我们发现,优质教育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三倍于发达国家。这一发现基于Eric Hanushek和Ludger Woessmann早前研究的结果,它们表明学习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强联系。

我们对数据进行的分析使得我们能够深入地审视学习危机的分布有多广。从全球角度看,发展中国家的学习效果通常集中在均线的下部。更全面的数据表明,发展中国家达到全球最低熟练程度标准的学生占比不到50%,而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为86%。换言之,发展中国家只有半数学生掌握了加入劳动力市场所需的基本技能(包括阅读、写作和计算技能)。令人吃惊的是,我们还发现,男女生之间的差距相对较小,但各地区之间差异很大。
连点成线——新数据集的应用
 
纵向数据为我们更好地了解学习何时发生及学习需要多久才能促成教育系统转型提供了契机,同时也为研究人员调查政策改革成败的原因提供了机会。
 
例如,芬兰教育领域在上世纪80-90年代期间发展速度最快,这可能得益于1972-1977年实行的全面的学校改革。此次改革废除了双轨制学校制度。这是一个重要的数据点,因其凸显了考察更长时段历史趋势而不仅仅考察近期PISA测试结果对我们更好地了解芬兰教育系统转型全貌的重要性。该数据点也是一个重要的提示,便于我们了解教育系统改革和转型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

 


有了这一覆盖面更广的新数据集,我们也能观察其它国家成功和不太成功教育政策改革的结果。中国香港特区是国际学习效果测试方法完善速度最快的国家和地区之一。如与实行国际学生入学考试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相比,很显然,香港和泰国出现了分化。不过,如采用我们的数据(其把不同时期的数据联系起来),一个更清晰的画面便会呈现:我们看到,香港和泰国1980年至1985年期间的教育质量和趋势类似。确实,我们的纵向数据揭示了确切的分化点——该点为我们洞悉香港成功的改革和泰国为期二十年的不成功改革提供了重要参考。


能够获得时间跨度较长的如此全面的数据,便于我们更好地分析和了解教育成功案例和失败案例之间的细微差别。

通过教育和其它形式的人力资本对人进行投资,对促进发展至关重要。本数据集——以其目前和未来呈现形态(我们计划对其予以延伸,以便包括更多国家)——将使我们能够更深入了解推动人力资本形成的机制以及人力资本与发展的联系。最终,本数据集将具备推动成果更为丰硕且参考依据更为充分的政策对话从而帮助我们更好地跟踪学习危机的潜力。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