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
 
过去十三年来,我们学到了许多战胜贫困的知识,通过内置衡量标准、评估、试验、合作、以及大量的艰苦努力,我们的投资质量不断改善。采取正确的方法是取得成果的基本条件。 然而,虽然援助的质量确实很重要,但它却不是战胜贫困的工作中唯一重要的因素。
 
现实情况是,我们仍然需要思考怎样资助发展活动,即使是在若干发达经济体面临财政紧缩的情况下。确实,我们正在探索有创意的融资手段来,其中包括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和融资机制。然而,无论我们怎么努力,每个人都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尤其是当这个问题已经如此全球化和付出如此巨大的时候。
 
对IDA来说尤为如此。其资金库今年将获得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伙伴以及世界银行集团的补充。七月初,我们用三天的时间在尼加拉瓜的马那瓜会见了来自60个国家的代表,以讨论IDA今后三年的融资选择和战略方向。讨论的重点之一是IDA的作用和影响。
 
我们的发展伙伴熟悉我们追踪过去50多年来最重要的和复杂的挑战的记录。作为最大的发展援助来源之一,IDA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的健康、教育、基础设施、农业、经济、以及制度发展提供资助。
 
全世界仍然寄希望于IDA来解决重大的问题 — 从重债国家的债务减免、到海地和阿富汗的重建、到为千百万没有用上电的非洲人提供清洁能源、到最近的全球食品和经济危机。没有任何其他国际机构具有集中应对世界上最贫困国家所面临的复杂的全球挑战所需要的授权、跨部门知识、以及资源。然而,我们并不是在孤军奋战:我们处处与我们的双边和多边对应机构密切合作,以保证我们工作的协调性和尽量产生最大影响。
 
此外,IDA还具有创新能力。我们通过以下方式帮助国家越过传统的能源资源:驾驭太阳为住宅送去光明和为企业提供动力、和在为长远的目的提高气候聪明的顺应能力的同时应对变化的环境所产生的影响。我们正努力寻找新的启动手段,以便妇女和其他弱势公民平等地融入社会。我们在那里进行着持久的努力,帮助受战乱和其他灾害影响的国家步入稳定和增长的轨道。
 
在IDA的帮助下,已经有千百万人民脱离了贫困 — 通过新的工作岗位,获得清洁水源、学校、道路、营养、电力、以及其他。过去十年间,IDA资助了近五亿儿童的免疫,为1.23亿人提供了更好的水源,并帮助6500万人获得了医疗卫生服务。在食品危机中,我们帮助850万农户获得了种子和肥料,为170万人提供了以工作换现金或食品的方案,并为923,000名在校儿童提供了餐饭。
 
在IDA的帮助下,有28个国家(21亿人口,或占全世界人口的34%)已经“毕业”。它们的经济发展意味着他们不再依赖IDA了,许多国家还已经开始为这个基金提供财政支持。帮助国家建立制度和提高能力以利于它们自己和帮助它们步入资助自身发展的轨道,是我们最重要的优先重点之一。
 
最后,事实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我们作为人类,承担应对全球挑战的责任是必然的选择。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十分强劲情况下,现在是抓住这个机遇和投资于能力建设的时间了,以便取得重要的未来收益。现在是保证各处的Jean Boscos获得改善生活的机会的时间了。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