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在有关脆弱性和自然资源的联合国安理会上

Caroline Anstey's picture

想象一下你是一位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你当年的全部政府预算为12亿美元。

就在同一年,一个投资商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它们在贵国的一个铁矿中所持有的51%的股份 — 该价格超过了贵国政府年度预算的两倍。

再想象一下,你已经下令检查前政权所发放的采矿许可证,并知道那位通过销售获得了25亿美元的投资商曾经免费获得了贵国的采矿许可证。

这种情况就发生在几内亚。这是我听到的几内亚总统Alpha Condé在八国集团(G8)有关贸易、透明度和税收的伦敦会议上所诉说的情况。这也是我认为应该在上周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有关脆弱国家和自然资源的会议上与大家分享的情况。

仅就美元价值来说,自然资源确实具有资助脆弱国家实现变革性发展的潜力。在有效管理的情况下,国家可以利用其自然资源推动终结暴力和脆弱性的循环。这种成功可能意味着稳定、发展、以及结束对援助的依赖性。

然而,资源是有穷尽的。脆弱国家只有一次机会成功实现资源型转变。一旦失去这个机会,就将付出代价。而且代价是很高的:我们的研究表明,高度依赖自然资源的低速发展的、低收入经济体陷入内战的可能性比其他经济体高10倍。

不得不承认的是,有些人确实正在受益:通过聪明的会计、保密、以及利润转移等手段。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科非∙安南在安理会上所说的那样,非洲每年因避税技法(即贸易价格错定)而失去的金钱超过了它所获得的国际发展援助。

这是国家所不情愿承担的一种损失,如果他们希望实现这样一种未来的话,即建立一种健康的政府与私营部门伙伴合作关系,努力提高透明度和利用资源财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我们知道这不是一项轻而易举的工作。世界银行集团在超过70个资源富裕型国家开展业务活动。许多这些国家都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而且许多国家都是脆弱的和受战乱影响的国家,并因此受益于我们为最贫困国家提供援助的基金组织,即IDA,的援助。

重要的是,我们通过整个采掘工业价值链与国家进行合作。为什么?简单的来说,如果合同谈判不当或收入被浪费的话,修理收入分配体制就没有什么意义。我们需要从源头开始,即从合同谈判点开始,这样国家就不会在与国际公司所雇用的众多律师的谈判中处于劣势地位。我们正通过“采掘业技术援助基金”(the Extractive Industries Technical Assistance Facility)和我们的新的“非洲采掘业基金”(Africa Extractive Industries Facility)帮助政府进行合同谈判。我们还帮助国家改善它们的采矿与碳氢化合物部门的法律和管理框架,例如在阿富汗、马达加斯加、以及毛里求斯。

此外,我们正在支持40个国家实施“采掘业透明度倡议”(the 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EITI)),其中包括阿富汗、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内亚、伊拉克、以及东帝汶。

仅仅看看利比里亚吧:一个被“血汗钻石”所点燃的内战毁坏了的国家。2009年10月,利比里亚成为非洲第一个被确认的EITI遵守国。在世行的帮助下,利比里亚以最快的速度实施了EITI,自发地制定了一个矿产资源法(超越了EITI的要求),以便以可持续的方式管理资源。已经与其它国家,如塞拉利昂,分享了在那里取得的经验。

我们从经验中了解到,公民社会组织的作用十分重要。它们(以及国会和媒体)在提高政策辩论的质量、改善合同谈判,以及提高实施合同和追踪合同义务的能力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透明度十分关键。透明度可以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赋予公民一种手段以使政府(以及私营部门)为他们的行为负责。透明度使调查机构能够追踪资金流动。最重要的是,通过把结果和责任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透明度可以加速地下和秘密财富向减轻贫困和共同富裕转变。

为了增加合同、许可证和特许权以及它们的受益所有者的透明度,我们启动了“公开合同合作伙伴关系”(the Open Contracting Partnership),以确保所有公共合同签订的有效披露和参与。

此外,为了帮助激励私营部门成为发展主体,我们刚刚公布了“开放的和合作的私营部门倡议”( the Open and Collaborative Private Sector Initiative),以通过一系列手段推动私营部门发挥发展主体的作用。

其中之一,即“公开公司数据指数”(the Open Company Data Index),使你能够在网上搜索一个公司的情况,不仅能看到其法人注册信息,还能生成一个直观的、该公司所属的法人网络,以及该网络中所有公司的注册信息。

在国家和公司坐下来谈判之前,它们可以受益于另外一些数据,即了解地下矿产资源的藏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正在描绘一个非洲“万亿美元地图”(a trillion dollar map),以便将该大陆的所有矿产资源都确切地标明在这个地图上。

事实上,该大陆的实际矿产资源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不得而知的。缺乏地质和矿产信息往往使非洲国家在矿产谈判中处于不利的地位。有关这些资源的知识可以使非洲处于竞争优势地位。

此外,有效利用非洲的矿产财富可以帮助非洲打破暴力和脆弱性循环,使其在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处于原本应有的火车头的地位。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