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对《营商环境报告》的错误批评

Shanta Devaraj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我欢迎对《营商环境报告》或任何其他世界银行数据和研究成果进行批评和评论,就此而论,我认为Sandefur和Divyanshi Wadhwa(SW)最近关于智利印度营商环境的博客既无启发也无意义。

2013年对《营商环境报告》所做的一个外部评估建议扩大指标体系,以便更好地反映企业家面临的挑战,使《营商环境报告》成为评价营商规管的更全面的基准工具,特别是增补或大幅修改了反映性别差距、供电可靠性或跨境贸易的指标。做出这些改变是在经过与学术界、政府官员以及世行员工、管理层及执行董事会的广泛磋商之后确定的。由于研究方法的这些重大变化,我们不鼓励对改变前后的排名做比较,因为这就像把苹果和橘子做比较。即使你想用相同的指标对两年做比较,数据也根本不存在。例如,在2015年之前,营商环境的跨境贸易指标集还评估遵守边境管理规定所需要的文件量,而现在已不纳入指标集,因此也不再收集相关数据了。

智利和印度

尽管有数据空白,但SW二人在博客中采用各种数据假设来计算在不改变方法的情况下智利的得分是多少,他们发现得分和智利的排名与采用新方法后的结果不同。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智利在新增指标上的表现(以及其他国家的表现)会影响其得分和排名。SW二人使用这种毫不奇怪的发现来声称营商环境指标“不可信”,因为方法的改变造成了数字的重大变动。但是,如上所述,方法的改变是在认真考虑和广泛磋商之后确定的,没有理由重温一个基于事实的决定,即,方法改变导致国家排名的不同(相对于方法不变的情景而言)。

在关于印度的博客中,SW二人发现印度排名的变化不是因为方法的改变,而是因为样本里增加了几个国家。但是,任何排名都是一个国家的表现与同一样本中其他国家的表现相比较的结果。当博尔特在100米短跑中获第一,他的第一是相对于其他参赛选手而言的,并不是相对于一批假设对手而言的。这也是我们在发布营商环境排名时反复强调的一点,特别是对那些开展了多项改革但排名却没有变化的国家,原因是排名邻近的其他国家做的更多。

我应该补充的一点是,印度在过去4年显著加快了改革步伐。在过去一年,印度是在一年时间内开展了8项改革的世界三个国家之一。顺便说一句,营商环境报告过去4年期间样本里只增加了一个国家(索马里,排名第190)。简而言之,印度的营商环境表现直接归功于所开展的改革。
 
对于《营商环境报告》可以提出很多严肃的批评,但指出得分和排名变化是因为方法或者国家样本改变不在此列。

原发表于全球发展观点中心博客:https://www.cgdev.org/blog/wrong-criticisms-doing-business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