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实现目标了吗?世界银行最新《统计绩效指标》称,很多国家不报告各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完成进度

|

版本:

打个赌:我们会在2030年庆祝可持续发展(大)目标(SDGs)的实现,还是会分析国际社会未完全实现这些目标的原因?

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我们将缺乏做其中任一件事所需的数据。

十七项SDGs为2030年之前的全球发展设定了全面且宏伟的独特议程。然而,实现这些目标并非全球面临的唯一挑战。监测这些目标的完成进度是各国统计系统面临的一项艰巨任务。 

十七项SDGs中包含169项子目标和231项指标。对比而言,针对千年发展目标(MDGs,SDGs的前身)的60项指标的数据要求并不是很多,但2015年(MDGs完成的截止年份),各国平均仅就68%的MDG指标报告了数据。 

SDG相关数据要求增加

SDG相关数据要求增加

SDG指标不仅数量更多,而且也更为复杂。一个征兆是:联合国大会2017年通过为SDGs设立的全球指标框架时,针对231个指标中的84个(占36%),并没有设定任何国际公认的方法或标准。直到去年,在全球统计界努力下,机构间SDG指标专家小组 才开始考虑为有待跟踪的所有指标设定足够先进的方法。

然而,可用的标准与可用的数据在数量上并不匹配。事实上,大多数国家的统计系统似乎都在设法提供关于SDG指标的数据。国际社会在很短时间内成功地填补了评估方法缺口——当前,其需要为填补数据缺口作出类似承诺。

作为《2021年世界发展报告:数据改善生活》相关工作的一部分,世界银行于近期发布了 《统计绩效指标(SPI)》。SPI围绕以下五大支柱对各国统计系统的绩效进行了评估:(1)数据使用;(2)数据服务;(3)数据产品;(4)数据来源;(5)数据基础设施。在本文中,我讨论支柱(3)数据产品。该支柱的设立依据为联合国SDG数据库和对各国报告SDG指标相关数据的进度进行跟踪的经合组织数据库

对国家层面完成SDGs的进度进行评估所需的数据存在严重缺口。平均而言,2015年至2019年,各国仅就55%的SDG指标报告了一个或几个数据点。没有哪个国家就90%以上的SGD指标报告了数据,22国就不到25%的SDG指标报告了数据。

好消息是,各国近年来就大部分SDGs改进了数据报告工作。就所分析的16项大目标中的10项而言,各国2019年报告的数据多于2015年。就各国之前报告很少数据的部分大目标而言,数据报告进度尤为显著。例如,对于产业、创新及基础设施(大目标9),数据的平均报告率从40%提升至53%。对于各国已然报告了相对更多数据的各项环境相关大目标,报告率提升幅度更大。

SDG数据报告进度(2015-2019)

SDG数据报告进度(2015-2019)

我们剔除了某国际组织通过建模得出的数值,但纳入了国家报告、经国别调整以及测算的数值或者以全球监测数据形式纳入的数值。大目标14并未纳入分析,因为内陆国家不报告该目标的数据。所做预测的依据为线性模型,预测结果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基于2015年至2019年间的所有数据点进行测算。

不太好的消息是,当前SDG数据报告的进度可能不太理想。在给出2015年至2019年间数据的线性趋势基础上,我们发现,各国并没有就任一项大目标的所有指标报告了数据。有关性别平等大目标的数据尤其稀缺。所做预测并没有考虑新冠疫情。此次疫情导致了日常数据收集工作中断以及人口普查和调查工作滞后,将在今后数年内对数据可获得性和质量产生负面影响。

在分析国别绩效基础上,我们也发现,作为用于预测SDG数据报告情况的指标之一 ,收入指标并不如人们预期的那样强大。实际上,根据联合国SDG数据库,高收入国家的进度落后于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一结果部分由高收入小岛屿国家导致,或在较小程度上由中东地区的石油生产国导致。不过,即便我们把抽样调查限制在总人口在100万以上的159国,高收入国家的绩效也仅与中等偏下收入国际持平。

与聚焦发展中国家的千年发展目标不同的是,可持续发展目标普遍适用于所有缔约国。并非每一项指标都对所有国家具有相关性,但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为应对全球性挑战而制定的全球目标,其所涉很多议题都对富裕国家具有直接相关性。举例说,高收入国家仅报告了性别平等目标(总目标5)下25%的指标的数据。对于消除针对女性的歧视和暴力(子目标5.1和5.2)、确保女性享有进入领导层的平等机会(子目标5.5)、普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子目标5.6)等子目标,其数据的报告几乎未被视为只有低收入国家才需完成的重点任务。

按收入组别划分的SDG相关数据报告情况(2019)

按收入组别划分的SDG相关数据报告情况(2019)

此外,SDG数据报告可能不仅仅是统计部门的一项职能,也是政治意愿的一种体现;SPI中支柱3与其它支柱的关联度低于其它各支柱间的关联度。换言之,利用各类数据来源(支柱2)的统计系统往往拥有很好的数据基础设施(支柱4,关联度0.74),但未必会报告大量SDG数据(支柱3,关联度0.46)。

一种可能的情形是,一些国家收集了数据的指标数量多于它们向联合国SDG数据库提交的指标数量。需强调的一点是,对于经合组织国家,我们按照如下报告中的方法用向经合组织提交的可比数据来补充联合国SDG数据库:《度量距SDG子目标的距离2019;对经合组织国家完成进度的评估》。

报告SGD数据的价值不仅体现在进度监测方面。以往研究表明,各国在评估千年发展目标完成进度方面的表现与在这些目标上取得实际进展之间即便不存在因果关系,也存在正相关关系——这一点揭示,“可以被度量的事情才能被做好”这一关于管理的古老箴言可能也适用于当今世界。通过持续跟踪被度量的工作,SPI能够帮助各国弄清在SDG数据报告方面存在的不足之处以及在哪些方面仍有工作要做。

 本文中公布的分析用数据和R代码可从这里找到。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