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收入划分国家:最新工作论文

|

版本:


“按收入划分的世界”

我们刚刚发布了一篇工作论文,其回顾了世界银行按收入划分国家和地区的方法。正如Tariq Khokhar和Umar Serajuddin在最近发表的有关A 我们是否应采用发展中国家这一称谓的博文中所指出,对世界各国进行划分和排名的欲望强烈。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标准,最适宜居住的国家是哪国?(视情而定,但可能是澳大利亚、挪威或瑞典);根据社会进步指数,哪些国家取得的社会进步最大?(挪威和瑞典再次入选);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最容易营商的地方在哪里? (新加坡);依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哪些国家的人类发展水平最高或最低?(挪威再次荣登榜首,尼日尔排名最低)。
 

采用人均国民总收入划分
 

过去50年来,世界银行采用了一项明确的经济发展衡量指标——人均国民总收入(GNI)—— 对世界各国进行排名和划分。这些统计数据的首部汇编称为《世界银行图表集》,其发布于1966年。 该图表集仅按两项指标对每个国家进行估算:人口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按美元计算),二者均为1964年指标。这样,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是科威特(3290美元),位居次席的是美国(3020美元),瑞典排名第三,其人均收入远低于前两国,为2040美元。排名垫底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埃塞俄比亚、上沃尔塔(即现在的布基纳法索)和马拉维,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估算值分别为50美元、45美元和40美元(国民总收入过去称作国民生产总值)。如今,挪威位居榜首,马拉维仍然垫底,这或许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国家分组
 

1978年,第一部《世界发展报告》更进一步。该报告引入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分组,即哪些国家没有实现工业化、石油生产过剩或者实行中央计划经济,以及1976年人均收入分别低于或高于250美元。在1983年的《世界发展报告》中,中等收入分组围绕1670美元的切分值,分为“偏低”和“偏高”段。然后,1989年引入了6000美元的“高收入”阈值。自此以后,一直实施这套体系,每年按照通胀率调整该阈值。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术语已成为有关发展话语的常用部分,许多从业人员甚至仅以英文缩写词来称谓:LICs、MICs和HICs
 
本图采用《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最新数据,显示的是任何国家对照三个阈值的人均国民总收入。

 

当然,自1989年以来,世界已经发生变化。当时,地球上远超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被划分为LIC的国家和地区——仅两个国家便占其中的三分之二,即印度和中国。2014年,即大约25年后,经济发展的影响意味着一些国家已经进入偏高分类,从LIC进入MIC,或者从MIC进入HIC。2014年,不足10%的世界人活在31个LIC国家。其中,70%生活在极端贫困国家的人口,如今生活在MIC国家地区,尽管LIC国家的极端贫困率非常高(大约50%)。因此,我们一直密切关注收入分类。最近,我们发布了工作论文—— 出于原始分析目的,我们在文中试图审视收入分类是否仍然具有相关性。 
 

收入分类仍然有用
 

我们的总体发现是,采用随时间推移保持恒定的固定阈值,仅按照价格通胀率进行调整,可提供一种评估变化的绝对方法,许多人仍然认为这种方法具有吸引力。其他方法似乎具有较多的限制。例如相对阈值,比如纯粹基于排名的阈值(比如四分位值),虽然具有吸引力,但具有目标不断变动的内在限制。
 
人均国民总收入也一直是划分变量的一个合理选择。虽然国民总收入明显并不完美,但与评估国家进步情况的数项其他常用指标密切关联。另外,还有一个切实可行的重要优点是数据可用性—— 在大多数情况下,具有充足的数据,而且可以及时获取国民总收入和人口规模的估算值,以便每年对分类进行更新。
 
两种衡量方法都存在难以量化的误差,尤其是在统计能力低下的国家。这可能是分类存在波动性(例如突然从一个分类变更为下一分类)的来源,原因在于评估方法或来源数据改进时——例如,开展了新的人口普查,或者重新确定国内生产总值估算值的基值—— 偶尔会修订人均国民总收入估算值。您可以通过查看我们的存档数据库亲自了解这种影响——我们从六年来四月份发布的《世界发展指标》中选取了2003年、2009年和2015年三个年度的人均国民总收入。
 
由于标准市场利率在短期内存在波动,将国民总收入转换为美元,会导致意外的进一步波动。但是,平稳的“图表集”方法很大程度上按照预期发挥作用。采用购买力平价(PPP)汇率可能是一种深入的改进方法,可以为跨国的GNI比较提供更好的依据。但是,出于这一特定目的,数据可用性和可靠性仍然限制其使用 ——在国际比较项目的每个“基准”轮次大规模的修订,使PPP估算值当前并不适合年度分类系统(参见采用PPP估算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数值选集,从最近三个基准年度(1993年、2005年和2011年)的ICP角度了解PPP修订的影响)。 

有关进一步研究的建议
 

研究方法的某些方面可能仍然值得进一步商榷。例如,用于调整阈值的通货膨胀的衡量指标具有各种备用选择。与相对分类相比,虽然通常的结论是使用绝对阈值仍然是最有用的方法,而且保持这些阈值具有一定的价值,但备用选择可能仍然值得考虑。一种相对简单且具有吸引力的调整方法是使低收入阈值与用作其中一种输入值的切分值相一致,从而确定是否符合世界银行优惠贷款机构国际开发协会的资格——与1045美元的LIC切分值相比,目前设定在1215美元。对许多用户而言,这是容易将二者等同对待的一个混淆来源。另一种选择可能是根据国家的相对排名,定义另外一组阈值,也就是四分位值,然后,在之后的现实期限内保持这些阈值,或许这可以作为与现有体系相平行的一个先导体系。此外,还存在许多其他选择和可能性,我们欢迎您发表意见。
区域
系列

作者

Neil Fantom

Manager, Development Data Group, World Bank

Umar Serajuddin

Manager, Development Data Group, The World Bank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