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代全球贫困步入新的崎岖之路

|

版本:

新冠疫情对全球健康和福祉影响深远。在这篇博客中,我们对截至2022年的全球贫困问题进行了实时预估。世行的贫困与不平等数据平台(PIP)提供了截至2019年的全球贫困估算结果。我们过去的全球贫困估算数据(参见此处)只使用国民平均收入增长率来预测每个家庭的收入。本篇博客估算的全球贫困数据,是基于一个国家不同家庭的差异化增长,《2022年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就采用了这种方法。

新的估算结果基于Mahler、Yonzan和Lakner (2022)的工作论文,其中利用了各种数据来源,包括2020年住户调查、国家统计机构的增长统计表、新冠疫情期间进行的高频电话调查以及国家研究文献。利用这些数据来源,我们的预测考虑了2020年全球82%人口收入分布的变化。对于其余人口,我们使用了各国基于收入分布中性的人均GDP预测,与早前研究类似。2021年和2022年的收入分布数据尚未广泛提供,因此对于这两年,我们基于所有国家的人均GDP增长预测(来自2022年6月《全球经济展望》),采用收入分布中性预估。[1]

除了实时预估贫困数据,我们还进行了一系列反事实分析,试图勾勒出没有大流行病情况下的贫困趋势。预测如果没有疫情会发生什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反事实分析可以作为一个良好参照,用来衡量疫情爆发以来观察到的贫困路径。为此,反事实分析使用了2020年1月《全球经济展望》中的疫情前人均增长预测来测算2020-2022年的贫困数据。

我们发现,与2019年相比,2020年极端贫困人口增加了7100万人,增幅12%。而如果没有疫情,我们预计2020年会有近2000万人摆脱极端贫困。因此,疫情的净影响是2020年增加了9000万极端贫困人口。换句话说,疫情净影响增加的极端贫困人口比德国、土耳其或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总人口数还要多。

图1: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贫困冲击 

由于疫情,我们看到了30多年来贫困人口的最大增长(自广泛提供住户调查数据以来)。新冠疫情冲击造成的贫困人口数量(图1)大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陷入贫困的累计人数,而后者是过去30年里除新冠疫情以外引发贫困人口增加的唯一一次。如果我们根据人口增长进行调整,则新冠疫情冲击约是亚洲金融危机的4倍。新冠疫情造成的极端贫困人口增加数量,有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增幅最大的一次。

自2020年全球一度停摆以来,除了还未消散的疫情,还发生了许多事情。两大全球性事件仍在发展并对贫困有潜在负面影响,即广泛的通货膨胀压力和乌克兰战争。考虑到这种不确定性增加,我们预测了2022年下行情景。该情景假设,2022年上半年观察到的食品价格上涨在短期内对底层收入群体的影响较大,对高层收入群体的影响较小(请参见《2022年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第一章,了解食品价格上涨对贫困影响的全面讨论)。与Artuc et al. (2022)的做法一致,我们设定食品价格上涨对收入最低的40%人口的收入影响比对60%高层群体的影响高3个百分点,同时维持国家平均增长率不变。从本质上讲,下行情景试图捕捉到食品价格上涨带来的额外的收入分布冲击。

图2:全球极端贫困人口的实时预估

我们发现,归功于一定程度的经济复苏,2021年贫困人口确实有所减少,但减贫速度类似于疫情前趋势,远不足以扭转2020年贫困人口增量;与2019年相比,2021年仍然多出了4200万贫困人口。

2022年,如果一个国家所有家庭的收入增长都与国民账户增长相同,我们预计将有6.67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这相当于比疫情前2022年预测增加了7000万。然而,如果食品价格高企对底层收入群体的影响大于高层群体,可能有多达6.85亿人生活在贫困中。这相当于贫困人口比疫情前预期多出8900万,几乎接近2020年增加的9000万贫困人口,这意味着增长放缓和食品价格上涨预计将使2021年取得的任何成果化为乌有。

这些预测数据表明,在疫情爆发两年后,我们在消除疫情造成的历史性贫困人口增长方面几乎毫无建树。疫情已经让我们走上了一条新的、更具挑战性的道路,如果我们想修正路径,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最近发布的《2022年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深入阐述了如何通过渐进的促增长财政政策来修正路径,对于因新冠疫情而严重耗尽财政能力的国家,还需要其他国家给予财政支持。

我们感谢英国政府应对极端贫困的数据与实证(DEEP)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支持。


[1] 采用了印尼2021年住户调查数据,因为只有印尼提供。

主题
区域

作者

Nishant Yonzan

ET Consultant, Global Poverty and Inequality Data Unit, DECDG, World Bank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