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与数据库:缅怀汉斯·罗斯林

|

版本:

2014年汉斯·罗斯林在TED演讲。图片:TED

对数以百万计人而言,自称为 “寓教于乐工作者”的瑞典国际卫生学教授汉斯·罗斯林让我们大开眼界,使我们看到了一个我们所处的但以前从未见过的世界。
 
上周过逝的罗斯林教授因其理论讲析而举世闻名。此类讲析以故事和视觉化形式使数据变得鲜活生动,他希望这两种形式能够转改变人们的世界观念,增进人们对世界的了解。
 
罗斯林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毕业的统计学和医学专科生,他花了20年时间专门研究非洲农村地区爆发的一种瘫痪疾病konzo。直到本世纪初,他才转而关注另一种疾病——一种阻碍锁闭于数据集范围的知识被应用于公益事业的疾病。
 
他把这种病命名为“数据库拥抱症” (Database Hugging Disorder” or “DBHD.”)世界银行在内的诸多发展机构就患上了这种慢性病。

罗斯林教授与世行的关系最初是对立的。当时,世行的数据业务模式依靠收取数据库订阅费为其制作筹集资金。世行数据尽管很有用,但对那些能够付得起费用的用户而言,大部分世行数据的可获得性很有限。

当时,罗斯林对免费提供数据的呼吁一直是件家事。他儿子奥拉和儿媳安娜与他一同前往世行华盛顿总部,面见时任世行数据局局长莎伊达·巴迪耶。安娜对我说,他们当初前往华盛顿的目的是讨论免费提供更多世行数据的途径或方法,但讨论内容最终变成了如何更好地呈现数据。

罗斯林让安娜展示了他和奥拉新制作的一些带泡泡的动画图。安娜说:“莎伊达吃惊得瞪大双眼,高兴地起身抱了抱我。”她对我说,她从事数据工作至今,还从未见到过有任何手段能把数据变得如此鲜活生动。她立即答应向罗斯林的团队提供世行数据,前提是世行可以在其网站上使用这些泡泡图。罗斯林是怎样回答的呢?不成!世行数据应该免费供人人使用。
 
2010年之前的前几年,罗斯林的声誉和影响力双双提升,要求世行开放其数据的呼声也更大了。莎伊达和时任世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以及其他几十位同事看到了罗斯林想法的潜力,成为了开放世行数据的倡导者。2010年4月,世行启动实施了公开数据动议。罗斯林在此后不久的发言中再次就“数据拥抱症”开了个玩笑。他说:“我热烈祝贺世行彻底摆脱了这一病症。”
 
这些年来,我跟罗斯林多次见面,每次我们都愉快地讨论相关话题,期间他的解释虽有些无礼,但却引人入胜。他在讲话中总是很快地称赞世行数据局,同时也鼓励其他发展机构像世行一样开放其数据。

我向莎伊达了解最后一次见到罗斯林时的情况——他一度是我们的对手,但帮助推动了发展数据领域的革命。她说:“在2015年夏天华盛顿召开的某次会议期间,他穿过会议室来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我从未见过的最大拥抱。”

汉斯·罗斯林的成就卓著——他改变了个人和机构的数据观;他引领数据领域专业人士的工作走出了阴影,向我们展示了“让数据唱歌”的方法。他用实践证明,使数据发挥作用的最佳方法是免费提供数据;他给我们和盖普曼德基金会留下了未尽的事业:我们虽改变了人们的数据观,但现在我们必须用数据来改变人们的世界观。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