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继续使用“发展中世界”一词吗?

|

版本:

class-map-3.gif

国家分类比较。

从本质上讲,人以群分。经济学家也不例外。多年来,世界银行制定并采用了收入分类法把各国归入不同组别。  
 
低收入、中偏低收入以及中偏上收入等三个国家组别中,每个组别均与每年更新一次的人均国民总收入阈值有关。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被世界银行(和其它组织)统称为“发展中世界”
 
我们把“发展中世界”一词用于我们的出版物中(如 《世界发展指标》《全球监测报告》),我们也公布发展中国家和全世界的贫困率等重要指标的汇总估测数据。

但“发展中世界”和“发展中国家”二词很微妙:即便我们很谨慎使用它们,要澄清我们不对任一国家的发展现状进行评判,都是一件相当费力之事。

分类工作面临的挑战和限制

在进一步谈论如何进行分类之前,让我们首先达成如下一致:分类是一门艺术,而非一门科学。尽管分类体系便于进行分析和沟通交流,但每个人都会遇到一系列限制、偏好以及文化内涵。我们承认这一点,并努力提供使用某一特定分类体系的充分理由与合理方法。 
 
我们还找不出“发展中世界”一词首次被用于何处,同时其口头上的叫法——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评分相似且相对较低的一组国家——一直未被精确界定下来,并且这一“定义”也未得到更新。多年来,世界银行把“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统称为“发展中国家”,以便用于其出版物中,但即便这一定义在过去是合理的,但就其目前是否依然如此以及是否能给出一个更精细的定义仍值得一问。

其它组织如何对各国进行分类?

言归正传,我们可以先看看其它组织是如何做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世界经济展望》中把37个国家归类为“发达经济体”,在《世界经济展望》的统计附件中把其余所有国家归类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该组织指出,“这一分类并非依据严格的经济标准或其它标准作出的,”;之所以如此分类,目的在于“为组织安排数据提供一种合理、有意义的方法,以便开展分析工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为衡量人类福祉提供了一种很好的多维度方法,并把国家归入人类发展水平“很高”、“高”、“中”、“低”等四个组别。该指数基于多个指标确定,包括收入、教育和健康等指标。
  
联合国对发展中国家未给出正式定义,但仍把该词用于监测目的;同时把多达159个国家列为发展中国家。根据联合国的现行分类方法,整个欧洲和北美地区以及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被列为“发达地区”,其余地区均为“发展中地区”。 目前,联合国仍设有“最不发达国家”名单。这些国家按照人均国民总收入以及人力资本和经济脆弱性指标确定。

“发展中国家”仍是个有用的类别吗?

“发展中世界”一词的上述用途或其它用途仍可以继续沿用吗
 
经济和发展领域已有很多人士认为应该从现在起停用该词。盖茨夫妇当然认为该词已过时。在近期所作的演讲中,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认为,大部分认为的“发达世界”与“发展中世界”之间的分割如今已不复存在,使用“发展中世界”一词是学术上懒惰的做法,我们应该更精确地对各国进行分类。

这一类别是否太宽泛或不再具有独特性?

以生育率与婴儿死亡率之间的联系为例(这两个指标通常被视为衡量一国总体福祉水平的替代指标),1960年,世界上有两大类国家,即生育率和婴儿死亡率水平低的国家(“发达国家”)以及生育率和婴儿死亡率水平高的国家(“发展中国家”):
 

fvm.gif

生育率与婴儿死亡率,1960年与 2013年对比。点击此处进行互动。

如您用2013年图形对两类国家情况进行对比(点击该图,可进入互动版图形),您便会看到二者之间的差异发生了显著变化——您仍有可能区分出少数几个国家,但大部分国家的婴儿死亡率和生育率都很低。
 

“发展中国家”日益趋异

 

Screen Shot 2015-11-11 at 3.12.33 PM.png

再谈谈另一个问题:把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归入“发展中世界”的做法,会把马拉维(人均国民总收入250美元)和墨西哥(人均国民总收入9860美元)归入同一组别。在这一组别中,两国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差额达到了近40倍。 

同样,用1.9美元贫困线和PovCalNet 系统测算出的发展中国家的绝对贫困率也存在很大差异,其范围介于较低的一位数(墨西哥为2.68%)和超过60%(马拉维为70.91%)之间:

 
如果用“发展中世界”分类法把国情类似及人们生活水平类似的发展中国家归入同一组别,则采用这一方法似乎越来越不妥当。
 

可持续发展目标是适用于部分国家,还是适用于全世界?

我们就2015年进行讨论很有意义,因为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性目标,其在千年发展目标基础上翻开了新的一页。在千年发展目标框架内,全世界被分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个类别,其中的第1-7项目标与发展中国家有关,第8项目标与发达国家或捐赠国有关。
 
有趣的是,尽管我们已注意到联合国对发展中国家给出了官方定义,但在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169项具体目标中,仍有31项目标提到了“发展中国家”。 在我们看来,这反映出了这一简便性说法在发展领域是多么的根深蒂固,即便这一说法所指的国家在同质性上要大大低于该说法的大多数使用者所认为的程度。
 
尽管如此,在为全世界设定可持续发展目标过程中,有关方面认识到当今世界是一个高度不平等之地, 同时也强调了所有人群参与实现这些目标的必要性。在我们看来,这也是逐步弃用“发展中世界”一词的另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报告全世界情况

鉴于“发展中世界”和“发达世界”分类法的相关性日益降低以及对全世界各项具体目标的重新重视,我们可在我们的数据汇编文本《世界发展指标》中采取如下做法: 

  • 在出版物和数据库中逐步弃用“发展中世界”一词。因此,从2016年起,《世界发展指标》中将包括全世界、各地区以及各收入组别国家的汇总数据,但不会包括“发展中世界”(或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汇总数据。
  • 按照默认设置,各地区的汇总数据中将包括某一地区所有国家的数据,同时我们将逐步弃用“发展中国地区”类别。尽管这样做有可能把相对较富裕的经济体(如东亚地区的日本)纳入汇总数据,但我们可重新设置按地区划分的收入类别(如东亚地区低收入国家)。 

本文中未涉及与分类方法相关的很多其它问题,其中之一是按照收入对各国进行分类的方法,这一点将在随后的博文作详细讨论。与此同时,我们认为逐步弃用“发展中世界”一词(最初出自《世界发展指标》)属明智之举。我们欢迎您就此进行讨论。

作者

Umar Serajuddin

Manager, Development Data Group, The World B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