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贫困影响的最新估算:回顾2020,展望2021

|

版本:

随着新年给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一些希望,我们正在回顾2020年并总结此次疫情对本年度全球贫困的影响。2020年10月,我们根据2020年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GEP)中的增长预测进行了测算,结果显示,2020年全球将有8800万-1.15亿人陷入极端贫困。根据2021年1月期GEP中的预测,我们预计2020年由此次疫情催生的“新穷人”将增至1.19亿-1.24亿。测算的这一范围符合根据备选的近期增长预测所做其它测算的结果。

如同我们更早前进行的测算,我们把新冠疫情催生的“新穷人”数量计算为“有疫情”情形下的预测贫困人口与“无疫情”下预测贫困人口之间的差值。为预测前一种情形下的贫困人口,我们采用了2021年1月期GEP中的增长预测结果;对于后一种情形,我们则采用了2020年1月期GEP中的增长预测结果[1] 需要强调的是,尽管我们在“回顾”2020年,但我们依据的仍是2020年前入户调查所作的推测。

所测算的2020年全球贫困人口增幅前所未有。图1给出了1992年至2020年间全球极端贫困人口数量的年度变化情况。图中每一个柱体显示的是上一年为贫困人口但本年度极端贫困的人口净数量或上一年不属贫困人口但本年度陷入极端贫困的人口净数量。新冠疫情爆发前,过去三十年中引发全球贫困人口增加的唯一一次危机是(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它导致1997年和1998年极端贫困人口分别增加了1800万和4700万。1999年以来的二十年间,全球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10亿多。这一减贫成果的一部分势必会因新冠疫情而遭到逆转。 二十年来,全球贫困人口有可能首次出现增长。据估计,此次疫情将导致2020年全球极端贫困人口增加8800万(基线估计)至9300万(下行估计)。如把本应摆脱极端贫困但却因疫情而未能脱贫的人口(2020年为3100万)考虑进来,则2020年疫情催生的“新穷人”总数估计为1.19亿-1.24亿。

图1:极端贫困人口年度变化情况,1992-2020(单位:百万)

根据2020年可获得的各类增长预测结果,图2给出了2020年疫情催生的“新穷人”测算数量变化情况以及各地区的新增“新穷人”。此次疫情不断加重的影响彻底改变了我们在这一年中所做预测的结果,在把预测结果同4月份增长率比较情况下更是如此(虽然去年6月至今年1月期间增幅较小)。这种情况的主要推动因素是南亚地区的预测结果变差——该地区改变了所有地区“新穷人”的总数。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对南亚地区贫困人口的测算因2011年-2012年以来印度新的入户调查数据缺失 [2]而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根据2020年4月采用1.90美元国际贫困线所做的增长预测,我们估计2020年全球共有62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两地区对这一数字的贡献分别为五分之二。根据2020年6月增长预测结果,我们把全球“新穷人”测算结果修正为8800万-1.15亿,其中半数居住在南亚地区。根据2021年1月预测结果,我们估计全球共有1.19亿-1.24亿“新穷人”,其中60%左右居住在南亚地区。

如以3.20美元贫困线测算,贫困人口数量增幅也很显著:在GEP基线情形下,全球“新穷人”数量从1.75亿(2020年6月)增至2.28亿(2021年1月) ,南亚地区再次起到了推动作用。从5.50美元贫困线角度看,我们并未发现全球测算结果变差,因为我们最新的测算结果实际上位于我们根据2020年6月GEP中的预测结果所做测算的区间内。结果未变差的主要原因是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前景好于预期,可以抵消南亚地区的上修结果。

图2:2020年新冠疫情催生的“新穷人”,根据各类增长预测结果测算

毫无疑问,2020年是近代史上特别艰难的一年。尽管疫苗研发取得了进展,但过去一年中贫困人口增长势头在2021年似乎并没有扭转迹象 。图3给出了截至2021年的贫困人口实时预测,预测根据2021年1月期GEP中的预测结果分疫情前、疫情基线以及疫情下行等三种情形进行。如上文所述,2020年疫情催生的全球“新穷人”数量估计为1.19亿-1.24亿。2021年,这一数字势必会增至1.43亿-1.63亿 。尽管对2021年测算的结果属很初步的结果,但这些结果表明,对于全球成百上千万人,这一危机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亚洲金融危机(参见图1)过后,全球1999年共有4200万人摆脱了极端贫困,而在本次疫情爆发前的二十年间,平均每年有5400万人摆脱了极端贫困。我们希望在一年后对2021年进行总结时,我们能够看到这一年的减贫成效大大好于我们今年年初的预期。不过,我们在过去一年中观察到的增长前景持续恶化态势有可能暗示这一点很难做到。不断提升的不平等程度是另一个下行风险(我们之前假设不平等程度保持不变),对此我们在本文中并未作探讨,但在其它博文中作了更详细讨论。或许,此次危机的唯一不确定性是它是近代史上确实空前的一次危机。

图3:极端贫困人口实时预测,2015-2021

我们非常感谢英国政府通过“应对极端贫困所需数据和实证资料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支持。


 

[1] 同以前一样,我们采用0.85的全球“转嫁系数”(pass-through)对所预测年份(2019年-2021年)的增长率进行了调整(详细了解该系数的计算方法,请参见Lakner等人,2020)。我们把2021年1月期GEP中的最新预测结果用于估测2019年各种情形下的数字。

[2] 我们的预测结果与2017年全球贫困人口测算中的印度测算结果存在偏离。详细了解印度测算结果,请参见Castaneda等人(2020) 和《贫困与共享繁荣2020》(第一章专栏1.2)

作者

Nishant Yonzan

Consultant, Poverty and Inequality Unit, Development Data Group, World Bank

Haoyu Wu

Extended Term Consultant, Poverty and Equity Global Practice, World Bank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