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怎样在保证为所有的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的同时确保这种服务的可承受性的辩论绝不是什么新鲜事(en)。 然而,在“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指导下,这场辩论获得了新的动能。围绕“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讨论很容易引起争论,正如Tim Evans最近所指出(en)的那样:“许多讨论都在是应该由政府收入、税收、还是保险缴费来资助这种体制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Jorge Coarasa |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 600多个村子里,…

约阿希姆•冯•安伯格 |

想象一下你是一位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你当年的全部政府预算为12亿美元。 就在同一年,一个投资商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它们在贵国的一个铁矿中所持有的51%的股份 — 该价格超过了贵国政府年度预算的两倍。 再想象一下,你已经下令检查前政权所发放的采矿许可证,并知道那位通过销售获得了25亿美元的投资商曾经免费获得了贵国的采矿许可证。 这种情况就发生在几内亚。这是我听到的几内亚总统Alpha…

卡罗琳•安斯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