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基本服务和家庭收入中断,过去十年来卫生和教育领域来之不易的成果正面临威胁。

玛姆塔· 穆尔蒂 |

新西兰的成功故事往往是通过绵羊、羊毛、奇异果和农产品出口来讲述的,但我们国家最大的资产永远是我们的人民,他们具备了在奥特亚罗瓦(新西兰在毛利语中的名称)和在世界舞台上成就壮举的条件

安妮特 ∙ 狄克逊 |

从孟加拉国农村地区最小的村庄到开罗或伊斯坦布尔等喧闹的大都市,中小企业是全世界伊斯兰社区的命脉,可使地方经济保持活力。 1997年,我主持召开了关于伊斯兰金融的专题研讨会。这使我首次对撬动伊斯兰金融资本助推中小企业成长的潜力产生了兴趣。近二十年后,我再次有幸在上个月伊斯坦布尔组织召开的“为中小企业撬动伊斯兰金融资本”研讨会上就该议题发表演讲。本次研讨会由世界银行集团、土耳其财政部、…

Bertrand Badré |

有关怎样在保证为所有的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的同时确保这种服务的可承受性的辩论绝不是什么新鲜事(en)。 然而,在“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指导下,这场辩论获得了新的动能。围绕“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讨论很容易引起争论,正如Tim Evans最近所指出(en)的那样:“许多讨论都在是应该由政府收入、税收、还是保险缴费来资助这种体制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Jorge Coaras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