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Wanli Fang |

版本: English | 日本語 有竞争力城市技术研讨会参会人员饶有兴致地漫步于横滨港未来21港区(背景为横滨摩天轮)。设置该区域的宗旨是把高附加值活动和优质生活集中在横滨中心城区的核心区域。图片由东京发展学习中心提供。 如今,市长等城市领导人的任务不再仅限于高效地向其市民提供城市服务。创造就业岗位是全球面临的首要经济发展挑战。 城市需要向其市民提供就业岗位和经济机会,…

Samuel Wasser, Megha Mukim, Daniel Levine |

新加坡Marina海湾的再开发项目将河道的一部分改造成水库。摄影: 10 FACE/Shutterstock 上周,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城市周活动。一同参加本次活动的还有世行驻华代表处的其他同事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参与世行项目的城市代表。对我们参会者而言,此行可以说是开阔眼界,使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综合性的城市规划方法对构建可持续城市所起的重要作用,并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可推广的经验。…

Wanli Fang |

图片说明: 感染埃博拉的阿特丽斯˙亚多罗痊愈但失去了3个孩子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3月5日,利比里亚医生让痊愈的英语教师比阿特丽斯˙亚多罗出院,他们希望她是最后一名埃博拉患者。不幸的是,上周五在利比里亚又有一个人被检测出埃博拉病毒呈阳性。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已造成1万多人死亡。 这个坏消息提醒我们,世界必须保持警惕,坚持我们必须将各地的埃博拉病例降为零。…

金墉 |

11名足球明星加入了抗击埃博拉病毒运动 请想象一下世界杯赛场上一支球队的队员站在球场上目睹另一队队员带着球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射门得分时的场景。如不采取行动来帮助患病人群并保护健康人群,那么身为地球公民的我们就会让埃博拉病毒赢得这场生死攸关的比赛。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9日,六个国家累计报告了14098例埃博拉病毒确诊、可能及疑似病例,死亡人数已达5160人。几内亚、…

Korina Lopez |

在利比里亚弗里敦一位妇女走过埃博拉警示标志 ​© Tanya Bindra/UNICEF

金墉 |

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始于一个病例。9个月后,其蔓延速度之快,已经超出脆弱国家以及在三个疫情最严重国家从事控制疫情工作的救援机构的能力。诊所和医院人满为患,患者被拒之门外。如果不做出改变,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

金墉 |

在其66年历史上第三次,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加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一次是由于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爆发埃博拉疫情。近几个月来,西非三国政府和社区经受了痛苦折磨,正在竭尽全力寻找能够阻止埃博拉病毒继续蔓延的迹象。 作为熟悉非洲大陆和传染病防控两方面的医生,我们有信心各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埃博拉应急预案能够遏制埃博拉病毒传播并在数月内将其扑灭。我们也须牢记这不是一个非洲的问题,…

金墉 , Nkosazana Dlamini Zum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