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Pacheco/世界银行 赛琳娜·玛利亚17岁时就怀上了双胞胎,她因此不得不辍学,并从巴伊亚移居到里约热内卢。正因为如此,她很难找到好的正规工作。一路走来,她遭受了很多困境——从无家可归到找失业,同时她和孩子们还面临粮食不安全的威胁。目前,全球有成百上千万像赛琳娜这样的人面临诸多制约因素——收入低、资产有限、人力资本少、特定冲击以及对自然冲击、暴力等的暴露,他们渴望过上体面…

Kathy Lindert, Phillippe Leite, Tina George Karippacheril, Ines Rodriguez Caillava |

版本: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可持续城市摄影作品竞赛的出发点很简单。我们想要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听到“可持续城市”这个词会“看”到什么。   About this series More blog posts   可持续城市全球平台从全球四十多个国收到就九十多张参赛作品,内容发人深省。 摄影师通过照片试图传递的是一种需求:对能使城市恢复能力更强、…

Xueman Wang, Dini Djalal |

China: More Mobility with Fewer Cars through a GEF Grant 从上学起,我们就常被教导做事要从定义概念开始。中国是不惮使用缩略语的国家,TOD或公共交通导向开发,这个有机结合土地使用和交通规划的概念,已广为流行于中国城市开发领域。   最近,中国七个城市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的官员共同启动有关TOD的 中国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试点项目…

Jasmine Susanna Tillu |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

Wanli Fang |

版本: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建立健康、运作良好并能在今后几代人时间里茁壮发展的城市和社区是可持续城市全球平台(GPSC)的目标。该平台将全球各大洲的城市联合起来,为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而共同努力。   可持续的城市和社区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呢?GPSC及其伙伴城市以及全球环境基金(GEF)邀请你通过照片来表达你对城市可持续性的看法…

Dini Djalal, Xueman Wang |

版本: English 过去几年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的投资及其发电装机容量位居全球首位。事实上,2010年至2015年间, 中国对该行业的投资高达3770亿美元,大于位居二、三位的两国美国和德国的投资总和。当前,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为150GW,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77GW,大于诸如美国等国的这两个数字(分别为80GW和35GW)。 在世界银行的RISE研究中,…

Yao Zhao |

版本:English 文化遗产和可持续旅游业如何帮助减少贫困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旅游业繁荣发展,这要归功于其经济快速发展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增长。 仅以2015年为例,差旅和旅游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就达7.9%,对其就业总量的贡献率达8.4%。不出所料,文化遗产地位居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列。   除了举世闻名的长城和故宫之外,很多文化遗产地位于中国较贫困的内陆城市和省份。…

Ede Ijjasz-Vasquez, Judy Zheng Jia |

版本:English最近有研究表明,空气质量影响高技能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这对城市发展意味着什么?城市政府往往投入很多资金来创造就业——他们规划基础设施、技能培训和产业支持,目标就是提高生产率、创造就业和推动增长,对高技能行业尤其是如此。但是,或许还有一个对生产率有重要影响的要素是城市需要更加关注的:清洁的空气。

Anna Gueorguieva, Sofia Zhukova |

交通基础设施的规划和设计考虑了男女两性在出行需求、方式以及行为方面的差异,目的在于促进两性平等。此类差异也会对两性使用智能交通系统的方式产生影响吗?  当我在网上搜索“(公交)IC卡”的时候看到了以下图片(见图1),它们体现了男女两性差异之一:男性在出行过程中随身携带的物品一般很少,而女性往往带着一个或几个包。女性上车后,需要从包中找卡,这可能要花些时间,也给身后排队的其他人造成了影响。…

Yi Yang |

其他文种: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近几年来,我们看到世界经济发生了广泛的变化,正规体制瓦解了,变成了非正规体制。我所在的南亚地区也不例外:劳动大军中非正规部门工人的比重超过了90% — 他们包括小摊贩、家庭工人、建筑工人和小农户,其中许多人都不能确保每周获得收入。

芮娜娜•贾布瓦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