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Pacheco/世界银行 赛琳娜·玛利亚17岁时就怀上了双胞胎,她因此不得不辍学,并从巴伊亚移居到里约热内卢。正因为如此,她很难找到好的正规工作。一路走来,她遭受了很多困境——从无家可归到找失业,同时她和孩子们还面临粮食不安全的威胁。目前,全球有成百上千万像赛琳娜这样的人面临诸多制约因素——收入低、资产有限、人力资本少、特定冲击以及对自然冲击、暴力等的暴露,他们渴望过上体面…

Kathy Lindert, Phillippe Leite, Tina George Karippacheril, Ines Rodriguez Caillava |

(Photo: Curt Carnemark / World Bank)    自动化技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要么能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要么会终结全人类——从不同的人那里,你可能会听到不同的意见。   预计在不远的将来,机器的智能将会战胜人类,这一时点被称为“奇点”。而抛开机器的崛起对人类的威胁是否真实存在不说,还有一个更加实实在在的问题:机器人当前被大量用于自动化生产。   经济学家理查德…

Harry A. Patrinos |

明确的证据表明,各国一旦像重视男性一样重视女性,投资于女性健康、教育和技能培训,给女性提供更多机会参与经济建设、管理收入、掌管并经营企业,则由此产生的效益不仅可惠及女性,还可进一步惠及其子女和家庭、其所在社区和社会以及整个国家经济。 这是世界银行集团全新的《性别平等战略》的愿景。该战略为增加女性的机会绘制了宏伟蓝图,因为这样做不仅道义上正确,而且对经济发展也至关重要。 为制定该战略,…

英卓华 |

在思考终结绝对贫困过程中,道路交通安全可能不是人们首先考虑的问题。但较差的道路交通安全状况对全世界最贫困人群的影响最大。 以非洲地区为例。2010年至2013年间,世界其它各地区的道路交通死亡率均有所下降,但非洲则上升了。目前,非洲的道路交通死亡率为十万分之二十七,位居世界首位。同期,低收入国家道路交通死亡人数占全球总数12%-16%,但其车辆数量进展全球总数1%。

Bertrand Badré |

从孩提起,Gircilene Gilca de Castro就梦想拥有一家自己的企业,并为创办该企业付出了艰苦努力。此后,她在巴西创办了一家食品服务公司。起初,该公司只有两名雇员和一名顾客。此时,她认识到,自己需要更多地了解如何推动企业成长。为此,她找到了合适的教育和培训指导机会,也掌握了新的企业管理方法。

Jin-Yong Cai, Elizabeth L. Littlefield, Dina Powell |

如今,女性日渐成为一大变革推动力。投资于女童教育、消除了阻碍女性发挥其潜力的法律障碍的国家已看到了效益。 以拉美地区为例。近年来,该地区已有7000多万女性加入了劳动力队伍。过去二十年中,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大幅提升,其中三分之二归因于女性受到了更多更多教育、晚婚以及生育量减少等因素。因此,2000年至2010年间,女性收入对减少该地区极度贫困的贡献率达到了30%左右。   通常,…

英卓华 |

其他文种: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近几年来,我们看到世界经济发生了广泛的变化,正规体制瓦解了,变成了非正规体制。我所在的南亚地区也不例外:劳动大军中非正规部门工人的比重超过了90% — 他们包括小摊贩、家庭工人、建筑工人和小农户,其中许多人都不能确保每周获得收入。

芮娜娜•贾布瓦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