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开展下一轮国际开发协会增资之际,我们有机会将这些经验纳入以受脆弱和冲突影响国家为重点的业务计划之中。

Kristalina Georgieva |

如果数以百万计贫困和脆弱人口正在消费的物品不安全,我们就不能彻底消除极端贫困,也不能促进共享繁荣。

Simeon Ehui |

世行工作人员撰写了系列博文,重点讨论可持续发展目标和2016年版《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数据,本中即是其中之一。本文引用了《世界银行农村出行便捷指数》中的数据以及《采用新技术度量农村出行便捷度》报告中给出的结果。 尼泊尔54 %的农村人口居住在距全天候道路2公里的范围内。 尼泊尔农村出行便捷指数,2015 根据农村出行便捷指数项目2015年进行的测算,…

Edie Purdie, Adam Diehl, Atsushi Iimi |

​图片: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请想象以下情景:您今天吃完早饭时,全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1.5万人左右。到今天结束时,这一数字将增至18万;到本周末,它将增至130万。在空间如此广阔的地球上,城市人口的这一增速就像把所有人集中到面积与法国一样大的某个国家。 目前 ,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那么,…

凯斯•汉森 |

贫困率可能出现下降,但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极贫状态,世界各地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世界银行集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世行年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周三上午接受中国媒体人杨澜专访,以“在不平等的世界建立共享繁荣”为题,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杨澜是《杨澜访谈录》节目主持人,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着眼于世界银行集团设定的两大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极贫率降低到3%…

多纳•巴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