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胀、经济增长缓慢和粮食短缺等问题正给世界各地的穷人造成巨大伤害。此前穷人因新冠疫情受到的影响也比其他人更为严重,而当前的多重危机更是导致发展进程严重倒退,全球贫困大幅上升。

戴维∙ 马尔帕斯 |

十年来最严重粮食危机是上月世贸组织第十二次部长级会议讨论的首要议题之一。为遏止国内物价不断飙升势头,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禁止或限制小麦和其它大宗商品出口,从而加剧了这一危机。此类措施适得其反,因而必须停止实行并予以废除。

冯 慧兰,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

Every debt crisis begins with unheeded warnings and ends with severe limits on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health, and infrastructure among other things. These crises often spark civil unrest and…

Marcello Estevão, Sebastian Essl |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预测,从2021年到 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下降 2.7 个百分点,是1976至1979年间降幅的两倍多。目前预计2022年全球增长放缓至2.9%。

戴维∙ 马尔帕斯 |

新冠疫情远未结束,疫苗仍然是我们帮助各个国家战胜疫情、走上复苏道路的最重要工具。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

2021-2022年碳定价领导联盟报告:过去两年的全球大流行病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社会和经济。新冠疫情危机进一步证明,应对全球性的挑战需要多边主义。

冯 慧兰 |

战争引起了自197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大宗商品价格冲击,可能导致2022年全球增长减少整整一个百分点。

英德米特 • 吉尔, M. Ayhan Kose |

全球的疫后复苏一直不平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分析显示,2021年近37%的发达经济体人均收入创下新高,而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分别只有约27%和不到21%。今后这些差异可能进一步加深。

卡门 · 莱因哈特, Leora Klapper |

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已经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两年。新冠大流行使减贫进展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逆转,而通胀上升和乌克兰战争又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我们估计,这几重危机的影响相互叠加,将导致2022年的极端贫困人口比大流行之前的预测多出7500至9500万。而在更悲观的场景中,2022年可能成为本世纪在减少极端贫困方面进展第二差的一年——仅好于全球贫困人口实际有所增加的2020年。

Daniel Gerszon Mahler, Nishant Yonzan, Ruth Hill, Christoph Lakner, Haoyu Wu, Nobuo Yoshida |

全球通胀,粮食价格通胀,乌克兰战争,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

卡门 · 莱因哈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