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各地,最贫困人口受影响最大,世界银行最近发布的《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估计,今年全球极端贫困率将出现一代人时间内的首次上升。

冯 慧兰 |

为了在应对发展挑战方面取得进展,世界需要致力于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合作与协调。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

"我们必须进行有效沟通,共同努力消除新冠疫情造成的运势逆转。"

戴维∙ 马尔帕斯 |

在6月份结束的IDA第18轮增资(IDA18)下,我们把三年间对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的支持从102亿美元增加到了230亿美元,翻了一番多。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

我们从今年发表的多个系列中各选取了一篇,包括长短不同的博客、视频、访谈和播客。

Jasmin Buttar |

确保难民更好地融入接收社区,并确保对难民及其接收社区的长期投资。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

对于最贫困国家来说,全部危害才初见端倪。他们可能很快就会陷入十面埋伏,遭遇一场卫生、经济和社会灾难,影响波及全世界。

冯 慧兰 |

新报告《脆弱性与冲突:在反贫困斗争最前线》显示,在极端贫困与脆弱性、冲突和暴力(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两者之间的相互重叠越来越多。

Paul Corral, Nandini Krishnan |

新报告《脆弱性与冲突:在反贫困斗争最前线》采用世界银行脆弱与受冲突局势影响(FCS)经济体的最新分组标准,一直回溯到2000年,可根据在此期间的FCS状况对经济体进行分组,然后将国家组别与贫困数据联系起来。

Daniel Gerszon Mahler, Tara Vishwanath, Alexander Irwin |

脆弱性、冲突与暴力对于到2030年将极端贫困率降低到3%的全球目标会有哪些严重影响?新报告《脆弱性与冲突:在反贫困斗争最前线》认为会构成严重威胁,并对对抗行动的方向提出建议。

Daniel Gerszon Mahler, Tara Vishwanath, Alexander Irw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