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世界银行在《1990 年世界发展报告》中提出每人每天1美元的贫困线标准以来,世行一直使用购买力平价(PPP)——即考虑各国相对价格差异的汇率,来推导国际贫困线并估算全球贫困人口。

Deon Filmer, Haishan Fu, Carolina Sánchez-Páramo |

了解为什么气候智能型发展是未来的增长故事。

Stéphane Hallegatte |

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已经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两年。新冠大流行使减贫进展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逆转,而通胀上升和乌克兰战争又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我们估计,这几重危机的影响相互叠加,将导致2022年的极端贫困人口比大流行之前的预测多出7500至9500万。而在更悲观的场景中,2022年可能成为本世纪在减少极端贫困方面进展第二差的一年——仅好于全球贫困人口实际有所增加的2020年。

Daniel Gerszon Mahler, Nishant Yonzan, Ruth Hill, Christoph Lakner, Haoyu Wu, Nobuo Yoshida |

今天,世行正式推出贫困与不平等数据平台(PIP)——一款简单易用的综合性工具,便于用户获取我们的贫困和不平等估算结果。

Deon Filmer, Haishan Fu, Carolina Sánchez-Páramo |

全球通胀,粮食价格通胀,乌克兰战争,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

卡门 · 莱因哈特 |

战争对粮食系统造成的打击不容小觑,该系统因两年多疫情影响、极端气候事件、货币贬值以及日益严重的财政约束而脆弱不堪。

冯 慧兰 |

新冠疫情破坏力巨大,在检验政策制定者有效应对灾难的能力方面提供了经验教训。

英德米特 • 吉尔 |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与Clemens Graf von Luckner共同撰文探讨全球通货膨胀对世界各地发展问题的影响。

卡门 · 莱因哈特, Clemens Graf von Luckner |

这是IDA第20轮增资(IDA20),也是IDA成立61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增资。那么,是什么原因使IDA成为国际发展援助的首选资金,即使是在当前各国面临预算困难的情况下?我认为其中主要有四个关键因素。

阿克塞尔· 冯·托森伯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