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回顾:12张图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

版本:

去年的此时此刻,我们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诸如“封城”、“强制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之类的概念。如今,这些都已成为我们日常用语的一部分,而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通过下面的12张图,我们尝试对世行同事们在这场真正前所未有的危机下所做的研究成果进行量化和提供一个概览。

新贫困人口

在过去的12个月,新冠肺炎疫情给贫困弱势人群造成了最大的伤害,并有可能使数百万人陷入贫困。今年,在经过数十年稳步减少每天生活费低于1.90美元的贫困人口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将导致一代人抗击极端贫困之战首次出现倒退

最新的分析结果警告我们,新冠肺炎疫情今年已使88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而这个数字还仅仅是基线。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个数字可能高达1.15亿人。根据世界银行集团预测,南亚在“新贫困人口”中占比最大,其次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根据最新版的《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许多新贫困人口可能从事非正规的服务业、建筑业和制造业,这些行业的经济活动受封锁措施和其他人员流动限制的影响最大。”

经济下滑加快

为控制病毒传播和减轻对不堪重负且脆弱的卫生系统的压力而采取的限制措施,对经济增长产生了巨大影响。 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明确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危机——一场全球性健康危机,除了巨大的人员损失外,还导致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报告预测说,今年全球经济和人均收入都将萎缩,从而使数百万人陷入极端贫困。

减轻债务负担

这种经济后果正在妨碍各国有效地应对疫情的健康和经济影响。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之前,近半数的低收入国家就已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高债务风险,使其几乎没有财政空间来救助受影响最大的贫困弱势人群。

因此,今年4月,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呼吁暂停最贫困国家的债务偿还,以使其能够集中资源抗击疫情。《暂停偿债倡议》(DSSI)使这些国家可以腾出数十亿美元抗击疫情。但是,如下图所示,拖欠双边债权人的偿债支出将构成未来数年的沉重负担,需要快速采取行动减少债务,以避免重现失去的十年。

正如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所说:“暂停偿债是一个重要的权宜之计,但还不够。”他说,“在债务减免方面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包括扩大《暂停偿债倡议》,同时要制定更具永久性的解决方案。

如果不在债务问题上采取更多行动,许多国家就可能无法实现可持续复苏以及其他许多发展目标。正如《全球经济展望》所指出的,尽管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能在2007-2008年金融危机中实施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应对措施,如今却没有做好应对全球经济下滑的准备。其中最脆弱的国家严重依赖全球贸易、旅游业和移民汇款。下一期《全球经济展望》和最新预测将于1月初发布。

移民减少意味着汇款减少

移民汇款(移民往原籍国的汇款)尤其令人关切。在过去数十年里,汇款在减少贫困和维持增长方面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去年,移民汇款金额与外国直接投资和官方发展援助(政府间的援助)金额相当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显著的倒退。我们的最新预测发现,汇款额到2021年底将下降14%,前景比疫情期间最早的估计略有改善,但不应掩盖一个事实,即,这是历史性的下降。预计各大地区都会出现下降,欧洲中亚地区降幅最大。与汇款下降相关的是,由于新移民人数减少和回国移民人数增加,预计2020年国际移民人数会减少,这在现代历史上尚属首次。

这些下降切断了发展中国家许多贫困家庭的生命线。移民汇款对世界各地的无数家庭至关重要,而随着移民人数减少,专家们担心贫困率会上升,粮食不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家庭可能会失去支付医疗等服务的手段。

对企业和就业的影响

疫情造成的经济下滑对企业和就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世界各地,企业、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微型和中小企业承受着巨大压力,其中半数以上处于拖欠或即将陷入拖欠状态。为了解疫情对企业绩效的压力和企业必须做出的调整,世界银行和伙伴机构与借款国政府合作开展了快速新冠肺炎疫情商业脉动调查。

这些调查提供了一丝好消息。5-8月期间收集的反馈表明,许多企业维持了员工稳定,希望留住他们顺利度过经济下滑。三分之一以上的企业更多地利用数字技术应对危机。然而,同样的数据也警告我们,企业的销售额在危机中暴跌了一半,迫使企业减少工时和工资,而且大部分企业、尤其是低收入国家的微小企业在苦苦挣扎争取获得政府扶持。

家庭收入减少(无论是由于失业、汇款停止还是其他许多疫情相关的原因)将使人力资本继续面临风险。由于收入减少,家庭将被迫做出权衡取舍和牺牲,而这可能影响一代人的健康和学习成效。

医疗服务的高昂费用

大流行突显出有效、可及和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的必要性。早在危机爆发之前,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医疗费自付部分就已超过5万亿美元。这项昂贵的支出给9亿多人造成财务困难,每年使近9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这一动态几乎肯定会因疫情而进一步加剧。

而医疗服务仅仅是疫情对各国人力资本的影响之一。早在疫情爆发前,世界就已面临一场学习危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53%的儿童在小学毕业时无法读懂基本的文字。疫情导致的学校关闭进一步加剧了这些风险。

关闭课堂

在疫情封锁的高峰期,全世界160多个国家要求采取某种形式的学校关闭,涉及至少15亿儿童和青少年。在此可查找世界各地学校关闭情况的定期更新。

新冠肺炎疫情对教育的影响可能会延续数十年,不仅会造成短期的学习损失,而且从长期来看会减少这一代学生的经济机会。由于学习损失和辍学率上升,据估计这一代学生未来的收入将损失约10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近10%,而各国将进一步偏离实现消除学习贫困目标的轨道,学习贫困率有可能大幅上升至63%,相当于面临学习贫困的小学适龄儿童人数再增加7200万人。

由于经济状况迫使居民在家庭支出上做出艰难抉择,对学生辍学率的担忧上升。世界银行全球教育实践局局长詹米・萨维德瓦在专家问答系列视频访谈中表示,他尤其担忧中等和高等教育的学生。他解释说,其中许多人“将不会重返校园,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冲击,家庭可能没有财力或者有些[学生]不得不去找工作。” 萨维德瓦说,由于疫情的原因,其他以前就处于辍学边缘的学生更有可能辍学。

为了减少此类损失并设法在危机中维持教育,各国都在探索各种远程教育模式,但结果好坏不一。在许多地方,一个主要障碍是缺乏高质量和负担得起的宽带。

在“发展播客”上,我们采访了处于数字鸿沟两端的两位哥伦比亚母亲,了解了她们在居家教育方面截然不同的经历。

互联网不平等

她们的经验并非独特:在世界各地,疫情和相关封锁措施突显出数字连接是当前的必要条件。互联网是许多基本服务的门户,例如电子医疗平台、数字转账和电子支付系统。

令人遗憾的是,在世界最贫困国家(符合世界银行国际开发协会(IDA)赠款和优惠贷款资格的国家),数字基础设施的可及性和连接​​性仍然严重受限。尽管全球移动设备覆盖面快速扩大,但IDA借款国仍远远落后,其2019年底的移动互联网渗透率仅为20.4%,其他国家为62.5%

虽然大流行表明需要增加连接性,但实际上却可能会扩大数字鸿沟,因为私人投资受到限制,而公共资金转向医疗卫生和社会保护等紧迫的政策重点。

性别差距

新冠肺炎疫情还对其他发展“鸿沟”造成了严重威胁。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期间和之后,性别差距可能会出现扩大。这可能会导致数十年来在妇女和女童人力资本、经济赋权、话语权和能动性等方面取得的成果毁于一旦。

今年年初发布的《妇女、营商与法律》报告指出,过去50年,妇女的经济机会取得了长足进步。例如,在1970年,只有两个国家有法律规定同工同酬。如下图所示,这种情况在50年里发生了显著变化。但即使在今天,三分之二以上的经济体在影响女性工资的立法方面也仍有改善空间。

当然,同工同酬只是性别平等的一个方面。在多项指标上,疫情都加剧了妇女面临的风险,对来之不易的成果构成威胁。随着这场危机的发展,妇女的失业速度超过男性,原因是她们更有可能从事受封锁措施影响最大的行业,例如旅游业和零售业。此外,中低收入国家的妇女更有可能主要从事非正式工作,这通常意味着她们无法获得社会保护和其他保障。

那么下一代呢?在许多国家,对女童承担看护任务的期望值可能会上升,这可能会影响到她们能否继续受教育。据我们的伙伴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测,疫情过后可能会有1100万女童无法重返校园

亿万人食不果腹

除教育外,儿童(包括男童和女童)也容易受到全球范围粮食不安全状况加剧的影响,城乡居民均受影响。我们的《世界发展指标》显示,早在疫情爆发之前,营养不良人口人数(监测无法摄取足够热量的人口指标)在经历了数十年下降之后已出现上升。

同全球发展进程的许多其他方面一样,新冠肺炎疫情会加剧这一令人担忧的趋势。根据我们的伙伴机构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初步评估,在2020年疫情可能会使全球营养不良人数增加8300万-1.32亿人。粮农组织的数据为世界银行集团的《世界发展指标》提供了依据。

脆弱性、冲突、暴力:贫困日益集中之地

在很多地方,粮食不安全和疫情加剧了脆弱性、冲突与暴力(FCV)的影响,有可能导致发展进程出现倒退。 在2000年,世界五分之一的极端贫困人口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地区(FCS)。从那时以来,其他经济体的贫困率稳步下降,但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地区的贫困人口人数继续增加

目前世界贫困人口约半数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地区。实际上,贫困越来越向这些地区集中,到2030年这些地区将占到世界极贫人口的三分之二。疫情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这一趋势。

抓住可持续发展的机遇

对于脆弱性、冲突与暴力、粮食不安全和许多其他挑战来说,气候变化是一个“威胁乘数[1]。即使全世界都在关注疫情之际,气候冲击、自然灾害和生态系统丧失也从未停止。但是,我们如何应对疫情可以有助于加强我们防范未来风险和冲击的能力。随着政府采取紧急行动并为金融、经济和社会复苏奠定基础,政府也有一个独特的机遇来建立更具可持续性、包容性和韧性的经济。

为了支持有韧性的复苏,世界银行集团将继续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各国将气候行动纳入发展议程。

世行集团稳步增加气候融资:在过去5年为气候投资项目承诺资金830亿美元,在过去3年均超额完成目标。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对各国的支持力度,以加快气候行动并增强应对日益严峻的气候影响的能力。在疫情期间,这意味着探索使短期目标(如创造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与长期目标(如去碳化、气候适应和韧性)保持一致以助力客户国实现可持续复苏的路径。

结束语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引起了许多比较,有些是与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做比较,有些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做比较,还有的是与我们仅从历史书中了解的危机做比较。尽管这些看似具有戏剧性,但与以往危机不同的是, 这场大流行对发展事业的几乎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一年前我们还不知道冠状病毒为何物,而正如戴维·马尔帕斯在其年终博客中所指出的,“它已快速成为我们如何看待支持发展的各项工作的新视角。”

这场大流行的影响范围到底有多大,有待未来数年才能知晓,我们要继续收集和分析数据,根据各国需求调整和改变资金投向,并坚持致力于消除极端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为了有效地履行这一使命,我们将继续作为客户国的长期合作伙伴,为助力国际社会走出这场真正的全球危机提供所需要的数据、技术援助和资金。

感谢Sara Haddad, Paul McClure, Jasmin Buttar, Bassam Sebti, Srimathi Sridhar 以及 Christine Montgomery 对本博客的贡献。  

相关链接

世界银行集团与COVID-19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