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将妇女放在首位

|

版本:

从教育到创业,全球复苏努力需要对妇女和女童的需求给予特别关注。

政策制定者并不总是考虑到经济冲击对妇女和男性的不同影响以及政府应当如何应对。当2008年经济衰退来袭时,几乎没有人质疑经济刺激措施对妇女的影响与男性相比有何不同。

这种做法在新冠肺炎危机中就行不通了。当领导人面对疫情后重建经济的巨大挑战时,必须把妇女置于其战略的中心。

在很多国家,妇女受到防疫封锁措施的影响最大。例如,在拉丁美洲,在疫情爆发后的最初几个月,女性的失业概率比男性高出50%。

妇女往往主要在零售、餐饮和酒店等脆弱行业就业,还常常从事非正式工作,比如在街上摆摊卖货或居家缝纫,这些工作没有带薪病假或失业保险等保护措施。当这些工作消失后,妇女没有可以依赖的社会安全网。

此外 ,妇女能够对经济复苏产生超大的影响力,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例如,世界银行的研究显示,假如减少尼日尔的性别不平等,其人均GDP可以增加25%以上

政府能够做些什么呢?至少有三大领域值得关注。

首先,各国政府可以同私营部门联手,加快身份认证系统、支付平台及其他重要服务的数字化进程。经济边缘化的妇女往往是政府看不见的,她们不太可能拥有正式身份证、手机或者显示在社会登记表上。

虽然有200多个国家出台了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社会保护措施,许多国家苦于难以认定非正式工人并向其提供救援,这就意味着许多妇女继续被忽视。

先进的数字系统能有助于认定有需要的妇女,使其能够快速安全地获得现金救助。在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和赞比亚等国,针对妇女的直接现金转移支付已经使得亿万妇女更安全地获得资金,并加大了对资金的控制权。

印度的经验凸显出做好这件事的益处。去年,由于已有按性别分类的数据和数字基础设施,而且妇女拥有自己的银行账户,印度政府得以快速向超过2亿有需要的妇女提供了疫情救助款。政府通过扩大互联网普及率、增加移动连接和培训数字技能,能够确保经济机遇的公平分享。

第二,政府可以消除阻碍妇女充分融入经济(无论是创业还是受雇于人)的障碍。在防疫封锁最严格的经济体,与男性所有的企业相比,女性所有企业的关门概率高10个百分点。这并不令人惊讶:女性所有的企业大多数规模较小,比如个人独资或雇员人数在5人以下的非正式微型企业。

弥合创业方面的性别差距可以有助于减少贫困,创造就业机会,促进经济增长和创新。因此,政府应针对女性所有的企业提供信贷及其它形式的资助,促进创建电商平台帮助女性企业家进入市场,并在女性所有企业的投资方面帮助企业孵化器消除偏见。

雇员也需要多种形式的支持。在有些国家,这可能意味着提高公共交通的安全性,使女性能够在上班途中不受骚扰。在另一些国家,需要审查法律法规预防歧视女工。适当的家事假政策和公共及私营部门支持的优质幼儿看护服务对所有国家都有裨益。

最后,政府必须承诺确保让女童至少接受良好的中学教育。早在疫情前,全球就已面临一场学习危机,中低收入国家的10岁学童半数以上不能阅读和理解一篇基本的文章。

疫情使事态进一步恶化。全球仍有8亿多学生不能返校,而许多贫困学生(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无法使用远程学习。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多达45%的儿童在学校关闭期间完全失联。

女童在远程学习方面存在更多挑战。例如,如果一家只有一部手机,那么男童比女童更有可能使用它,而许多女童承担更多的家务劳动,使得她们没有时间上课。

教育是未来能否获得就业机会以及妇女能否拥有决定自身命运的力量与影响力的关键。

随着学生返校,各国需要确保男女童都重新融入学习过程,这就需要投资加强远程教学和面对面教学相结合的混合型教育模式,同时也关注帮助学童迎头赶上的基础技能和社会情感技能。

的确,这些措施中的大多数需要大额投资,而此时债务上升成为一个主要关切。但是,偿还债务的最佳方式是加快经济增长速度和防止更多家庭陷入贫困。

有了正确的政策,各国就能重建得更强大,更有包容性。各国在应对我们这一代人遭遇的最大挑战时,应当将妇女视为更强大的后疫情世界的核心建设者。

本文首发于Bloomberg Opinion.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