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提问世行行长如何帮助穷人

|

版本:

贫困率可能出现下降,但世界上还有10亿人生活在极贫状态,世界各地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世界银行集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世行年会召开前夕,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周三上午接受中国媒体人杨澜专访,以“在不平等的世界建立共享繁荣”为题,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杨澜是《杨澜访谈录》节目主持人,在中国家喻户晓。她着眼于世界银行集团设定的两大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极贫率降低到3%和通过提高底层40%人口的收入建立共享繁荣。

 “对于许多生活在贫困中的人来说, ‘世界银行’这个名字听起来太大而遥不可及,”杨澜请金墉和巴苏“解释一下世界银行的两大目标和这些人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关系。”

Joseph Jeune before treatment for HIV/AIDS/TB co-infection on the left picture, March 2003 and on the right after treatment September 2003

在金墉看来,“共享繁荣”就反映在海地青年约瑟夫·朱恩的身上,朱恩在获得了艾滋病治疗药物之后从一个瘦骨嶙峋的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青年。在本世纪初曾有一种假设认为此类药物在穷国不起作用。朱恩的前后对比照片成为在海地和非洲等地的一个 “一切皆有可能的象征”,金墉说。

 “我们对共享繁荣的承诺可以追溯到很多这样的故事,而有人说穷人参与社会活动、穷人就业、穷人享有健康和教育都是不可能的,我们就是要消除这种看法,”金墉说。



杨澜要求他们详细说说世行的两大目标是否切合实际,她指出这个目标要求每年5000万人脱贫,这可能会受到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比如冲突或疾病,像当前的埃博拉危机。

巴苏表示同意,他说到2030年将贫困率降低到3%的确是雄心勃勃——作为一个目标而不是一种预测——但也是有可能实现的,只要各国每年达到至少4%的增长率而收入分配保持不变。

 “现实地说我们试图做到的是减少长期贫困,我们在各地都在解决这个问题,”巴苏说。过去两年都达到了年增长目标,而且到2020年将贫困率降低到9%的目标正在稳步推进,他补充说。

不过,巴苏承认到达目标的最后一段路程将会更加困难。减少贫困要求经济政策有数据做依据,而许多发展中国家没有充足的数据。各国还需要保持4%的增长率。

金墉说,世行集团采取各种举措促进增长和加快进程,比如最近建立 “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来鼓励发展中国家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世行集团也重视利用创新型融资工具来帮助各国做好准备和快速应对诸如流行病等冲击。

 “埃博拉疫情传播表明我们没有准备……如果我们想要实现到2030年终结贫困,我们就必须将这些工具落实到位,才有可能对冲击起到缓冲作用。”

全球各地不平等现象加剧,杨澜说,她列举最近的实例说明到处的贫富差距都在扩大。

金墉说,世行集团通过“共享繁荣”的目标来解决不平等问题,目的是改善发展中国家底层40%低收入者获得生活必需品的机会,这包括食物、住房、医疗、教育和就业。

技术、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也会带来变化,金墉说,因为低收入人群越来越了解他们自己国家的中产阶级是怎样生活的。“我不得不设想要求享有那种生活、享有教育医疗的呼声会日益高涨。”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