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社会救助的新前沿

|

版本:

​图片: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请想象以下情景:您今天吃完早饭时,全世界城市人口增长了1.5万人左右。到今天结束时,这一数字将增至18万;到本周末,它将增至130万。在空间如此广阔的地球上,城市人口的这一增速就像把所有人集中到面积与法国一样大的某个国家。

目前 ,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长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那么,为何如此多的人选择城市呢?为寻找某种更好的东西,贫困人口不断涌入里约热内卢、内罗毕和孟买等大城市。从其它地方涌入城市的最贫困人口并非不理性,也没做错。他们之所以涌入城市,是因为城市可提供他们在其它地方无法找到的优势。近期涌入大城市人群的贫困率高于常住居民的贫困率。这表明,随着时间推移,城市居民的财富状况可大幅改善。

人们流入城市,使得这些地区充满活力,但不能忽视贫困人口集中所引发的风险。人们挤在一起,交流想法或交换货物更容易,但也更易于传染细菌和传播暴力。如果挤在一起的人们中贫困人口占比大,风险就会增大,因为他们缺少资源,难以自行处理此类问题。

人口与贫困高度集中要求出台更有效公共政策来应对人口密集带来的代价。如贫困人口在洪灾和地震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定居,则其面临的风险也会增大。据测算,到2050年,全世界将有8.7亿左右城市居民暴露在此类风险之下。

我们需要开始讨论面向城市居民的社会救助所发挥的作用。社会救助应发挥积极的催化剂作用,通过改善根据城市环境定制的社会安全网、社会服务、住房和就业机会的可及性,促进社会的向上流动。

目前,我在北京参加2015年南南学习论坛。来自75个国家社会救助和城市发展领域的250名政策制定者、部长、市长、部门领导以及专家出席了本次论坛。本次论坛是首次针对城市社会救助领域新出现的知识和实践创新展开探讨的全球性会议。
世界银行副行长凯斯.汉森欢迎中国国务委员王勇以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出席年在北京召开的2015第六届南南学习论坛。
图片 Mohamad Al-Arief/世界银行
以下我将着重通过几个实例介绍世界银行集团与有关国家政府合作推进城市社会救助的情况:

中国,我们正在支持中国政府统筹社会救助,包括城市的社会救助,目的是确保精准且运转良好的国家社会救助计划覆盖全中国2000多万城市居民。

墨西哥,我们正在与该国政府合作推进“繁荣”项目。该项目借鉴了该国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项目——“进步”和“机会”项目积累的丰富经验。其中,“进步”项目对解决城市贫困问题作出了新承诺,为解决该问题制定了更全面的战略。我们提供的支持正帮助覆盖2500多万受益人,同时加强了双方的协调,提升了我们对已奏效措施的了解。

埃塞俄比亚,我们正在支持实施新制定的城市生产性安全网项目。该项目是该国政府为应对城市贫困问题而制定的十年规划的一部分,项目设计初衷是通过组合实施无条件转移支付、公共工程项目以及旨在促进城市自我创业和工资类就业的活动,惠及470多万城市贫困居民。

您从以上计划或项目可以看出,城市化是最为关键且最具战略性的社会救助前沿之一。尽管许多国家在把社会救助体系引入农村并在农村扩大该体系覆盖范围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和成就,但在如何在城市操作社会安全网方面,我们仍有大量知识要学,因为城市是全世界大部分人口的居住地,也是人口增速越来越快的地方,还是不久后大部分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简言之,未来将取决于城市是否会繁荣、停滞还是沉沦。让我们共同努力,确保城市繁荣发展。

了解更多内容,请阅读以下文章:

作者

凯斯•汉森

人类发展网络拉美局局长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