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尚未出现转机

|

版本:

图像
Graphic with stacked coins and graphs
图片: 2022 Blue Planet Studio/Shutterstock.

随着2024年的开始,全球经济前景似乎正在改善。主要经济体在40年来最快的利率上升中基本毫发无损,没有出现金融崩溃或高失业率等常见伤痕。各国很少在不引发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成功控制陡峭的通胀率。然而,“软着陆”现在变得越来越有可能。毫不奇怪,金融市场正处于庆祝 的气氛中。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世界银行最新一期 《全球经济展望》 指出,2024年和2025年大多数经济体(包括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速度将比新冠疫情之前的十年慢得多。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连续第三年减速至2.4%,然后在2025年升至2.7%。2023年和2024年的人均投资增长率平均预计仅为3.7%,是前二十年平均水平的一半。

2020年代正在成为一个浪费机会的时代。2024年底将标志着本应是变革性发展的十年的中点——届时应该消除极端贫困,根除主要传染病,温室气体排放量几乎减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悲惨的里程碑:这是自1990年以来最疲软的十年中期全球增长表现, 到2024年底,四分之一的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将低于新冠大流行前夕的水平。

疲软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削弱许多全球需求,使发展中经济体更难获得应对气候变化、改善健康和教育,以及实现其他关键优先事项所需的投资。这将使最贫穷经济体陷入不可承受的债务负担。这将使占发展中国家近三分之一人口的粮食不安全群体遭受更长的苦难。这将是一个历史性的失败:一个失去的十年,不仅对少数国家,而且对世界。

仍有可能力挽狂的。我们的分析表明,如果做好两件事,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代下半段的表现至少不会比新冠疫情前的十年差。首先,他们必须将政策重点放在创造广泛有益的投资热潮上——投资要能够推动生产率增长、收入增加、贫困减少、政府岁入提高和其他各种好处。其次,他们必须避免那些经常破坏经济发展、导致不稳定的财政政策。

二战以来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证据表明,即使全球经济不强劲,正确的政策组合也可以增加投资。世界各国已经成功创造了近200次产生意外之财的投资繁荣,这些繁荣被定义为人均投资增长加速到4%或更高并持续六年多的时期。在这些繁荣期,公共和私人投资都发生跃升。秘诀是一揽子综合政策,巩固政府财政,扩大贸易和资金流动,加强财政和金融机构,改善私营企业的投资环境。

如果每个在2000年代和2010年代掀起这种投资繁荣的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代复制这一壮举,那么发展中经济体向充分实现全部经济潜力的目标前进三分之一。如果所有发展中经济体都能在改善健康、教育和劳动力参与率方面重复十年来的最佳表现,将缩小剩余的大部分缺口。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代的潜在增长将更接近2010年代。

三分之二的的发展中经济体依赖商品出口,它们还有另一种选择  。只要将希波克拉底原则应用于财政政策,他们就可以做得更好:首先,不伤害。这些经济体很容易出现导致衰败的枯荣循环(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会突然上涨或下跌),而它们的财政政策通常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例如,当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经济增长提高一个百分点,政府增加支出能够经济增长再提高0.2个百分点。一般来说,在经济繁荣时期,财政政策往往会使经济过热。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它会加深经济低迷。这种“顺周期性”在大宗商品出口发展中经济体中比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强30%。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相比,这些经济体的财政政策波动性也往往高出40%。

其结果是长期拖累他们的增长前景。这种拖累可以通过建立财政框架以约束政府支出、采用灵活的汇率制度,以及避免限制资本的国际流动来减少。如果这些政策措施采取一揽子实施,出口大宗商品的发展中经济体的人均GDP增长率将每4-5年增加一个百分点。

到目前为止,2020 年代是一个违背承诺的年代。各国政府未能实现承诺的到2030年实现的“史无前例”的目标: “在世界各地消除贫困和饥饿;消除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并确保对地球及其自然资源的持久保护。”但距离2030年还有五年多的时间。这足以让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收复失地。各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实施必要的政策,将为所有创造庆祝的理由。

本文2024年1月10日首发于Project Syndicate

作者

英德米特 • 吉尔

世界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阿伊汗 · 高斯

世界银行副首席经济学家兼预测局局长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