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复苏进程正绕过最贫困国家

|

版本:

目前看来,全球经济正繁荣发展。

在新冠疫情触发二战以来最严重衰退的短短一年后,全球经济增速再次飙升。今年可能是80年来取得经济衰退后最强劲反弹的一年:全球GDP规模预计将扩大5.6%。受疫苗快速接种和疫情爆发以来空前的财政货币政策支持的推动,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预计将达到近50年来最快的5.4%。2022年,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的人均收入将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很显然,在全世界一些国家和地区,疫情造成的破坏正快速得到修复。

但在有资格从世界银行集团下属机构国际开发协会(IDA)借款的74国,情况并非如此。它们是当今世界的最贫困国家:其日均生活费不到1.90美元的人口约占全球此类人口的半数。对这些国家而言,全球“复苏”根本不见踪迹。2021年,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速将创下20多年来(2020年除外)的最慢记录,这将使多年来取得的减贫进展出现逆转。对它们而言,疫情所致伤害将不会快速得到修复。到2030年,这些国家的四分之一人口仍将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之下。

简言之,新冠疫情正对最贫困地区最无力承担疫情冲击的最贫困人口造成最大伤害。尽管最富有的国家已开始欢度繁荣的回归和常态化局面,但疫情仍继续肆虐最贫困国家。由于医疗卫生服务和食物的可及性降低,IDA成员国的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正在上升。冲突和不稳定也在加重一些国家面临的挑战。

历史表明,诸如新冠疫情造成的此等惨状最终将跨越国界。明天,非洲国家(其中半数以上为IDA成员国)首脑将齐聚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商讨如何支持尽早对IDA大幅增资。他们将为确保新冠危机后的有韧性复苏确定关键融资重点。迅速行动起来筹集支持这一努力所需的资源符合各国利益。

“尽管最富有的国家已开始欢度繁荣的回归和常态化局面,但疫情仍继续肆虐最贫困国家。”

最贫困国家将需要很大帮助,才能走出疫情所致的衰退泥潭。2020年,疫情几乎导致IDA成员国的经济增长停滞,同时使得其人均收入收缩了2.3%。我们的分析显示,2021年至2023年,这些国家的年均经济增速将比发达经济体慢约2个百分点,从而进一步拉大最富有的国家和最贫困国家之间已然存在的巨大差距。

这一巨大差距也体现在对疫情的卫生应对方面:由于供应短缺、采购困难以及资金有限,最贫困国家的疫苗接种进度持续缓慢。截至7月,最贫困国家已分配的新冠疫苗仅为每百人三剂,还不到发达经济体的十分之一。

要回到与富裕经济体相同的轨道上,从现在起到2025年,IDA成员国除了需要4290亿美元的常规外部融资之外,还需要多达3760亿美元的新增资金。这些国家中,很多国家已然债台高筑,因此其借款空间有限。鉴于疫情来袭时大多数国家的财力有限,国外发展援助可能与疫情前持平或有所减少。在上述情况下,IDA成员国将需要赠款或无息贷款等更多支持。

在这方面,IDA已被证明是一个独特的有效平台。六十多年来,IDA已从捐赠方和资本市场筹集到了大量资源,用于以优惠贷款形式向最贫困国家提供极其有针对性的支持。整整一年前,在捐赠方提供的235亿美元资金支持下,IDA启动了为期三年的援助进程,旨在向最贫困国家提供820亿美元资金支——截至目前,其中逾半数资金的承诺已然作出。为在2022年7月至2025年7月的三年间向最贫困国家提供既定支持,有必要尽早对IDA进行增资。

这三年将是一个关键时期,不论对消除新冠疫情还是对助力最贫困国家走上克服其长期面临的深度发展挑战的正确轨道而言都是如此。首先要加快疫苗供应速度:有多余疫苗的国家应当把它们释放给最贫困国家,疫苗生产企业应当首先把多余疫苗提供给最需要疫苗的国家。 下一步工作是制定能够助力实现绿色、有韧性和包容性复苏的一揽子政策改革方案。政策改革的目的在于促进劳动力和资本向高增长行业流动、降低贸易成本以及鼓励环境可持续的投资。

IDA成员国急盼开展这两项工作,但它们需要、也应当获得它们能够获得的所有帮助。出席“面向非洲经济体融资峰会”的领导人近期指出:“我们……有责任采取联合行动并应对各国之间和各国国内存在的巨大分化。这要求我们采取集体行动,制定一揽子实质性的融资方案,提出急需的经济刺激方案和为创造更美好未来而投资的模式。”

为探讨确保世界最贫困国家在新冠疫情后实现有韧性复苏的途径,我们刊登了系列博客文章,本文为其中一篇。查阅最新文章,请关注@WBG_IDA#IDAWorks。 

作者

英德米特 • 吉尔

世界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西 尾 昭 彦

世界银行发展融资副行长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