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生物多样性与发展

|

版本:

在对所有经济体至关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和自然体系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之际,仅靠阻止自然丧失的环保努力已经不够了。相反,我们必须扭转其下降趋势,这意味着改变我们的生产和消费方式。此文于2022年12月7日首发于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


A young fisherman in Asia casts a net at dawn as the sun rises behind him.

地球的生物多样性和健康的生态系统提供的服务正处于气候变化的巨大压力之下,面临着以可持续方式维持80亿人生存的挑战。关键的生态系统服务——如森林木材、传粉媒介和海洋渔业——必须得到保护和珍惜,但它们却正在迅速受到侵蚀。 本月在蒙特利尔举行的2022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COP15),为重申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共同愿景提供了一个契机。

生物多样性是世界银行集团项目的一个重要目标。 但要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趋势,经济决策必须将大自然考虑在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帮助各国将自然融入其经济增长模式、发展规划和气候议程。 这样做意味着制定考虑到大自然的实际经济价值的政策,建立支持自然的制度机制,发展支持该目标的公私伙伴关系,并调动各方面资金来推动经济和政策转型——这远远超出单一的孤立的干预措施。

渔业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为什么大自然对经济增长和发展都很重要。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气候变化、过度捕捞和污染的三重威胁,鱼类资源不断下降。 如果一切照旧,那么到本世纪末,世界可能会丧失多达25%的渔获量。这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原因如下。

首先,我们已经面临现代历史上最大的粮食安全危机之一。由于鱼类是33亿人的重要膳食组成部分,鱼类供应减少将加剧目前和未来的粮食危机。鱼类富含对儿童发育特别重要的营养物质,对贫困人口来说,鱼类是特别宝贵的蛋白质来源,因为鱼类比其他蛋白质来源更容易获得,保存成本更低。因此,在加纳、莫桑比克和塞拉利昂,鱼类占动物蛋白总摄入量的50%以上。此外,鱼类资源短缺将影响整个食物链,因为鱼业产品是其他食物、包括牲畜饲料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由于气候变化,随着鱼类日益稀少或迁移到更冷、更深的水域,许多渔民不得不往更远的地方去捕鱼,改变捕鱼方式,甚或寻找新的职业。 许多人将无法适应。在全球直接从事渔业的3800万人口中,最脆弱的群体将遭受最沉重的打击。这包括小规模渔业社区,这些社区通常位于受到气候变化较大影响的偏远地区。在更广泛的水产食品价值链中,员工中占半数的女性也将受到严重影响。对于那些几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来说,很难找到替代生计。

第三,这些威胁的影响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演愈烈。鱼群无国界。如果没有适当的法规约束和激励手段,捕鱼船队将会继续在短期内追求渔获量最大化,主要经济体的过度捕捞远远超出其领海范围。 如果所有的国家都这样做,无疑是雪上加霜。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50年前,全球约10%的鱼类资源是在生物不可持续水平被捕捞的。现如今该比例已经上升到35%。虽然许多国家都会受害,但最贫困社区遭受的损失最大。

面对这些挑战,仅靠阻止自然丧失的环保工作已经不够了。相反,我们必须扭转这种下降趋势,这意味着改变我们的生产和消费方式。

一种方法是投资于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在保护自然的同时也支持了经济发展,创造了生计,并帮助各国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以红树林为例,红树林生物多样性丰富,既是鱼类的繁殖场所,也能保护每年600多万人免受洪水侵袭,还能吸收碳排放。据估计,红树林的经济财富价值约为5500亿美元。另一个例子是海藻养殖,具有创造就业、缓解粮食不安全、吸收碳排放的潜力。

世界银行集团正在多条战线同时发力,帮助各国认识到大自然的价值和自然丧失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经常通过各国财政部开展工作,提供资金、知识、政策建议和技术能力,以动员合作伙伴支持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在我们的支持下,各国正在确定前景看好的、可复制和规模化的新型干预措施。

例如,越南通过让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参与海洋规划,减少各部门之间因资源利用而产生的矛盾冲突。在中国,我们与重庆市和宁波市合作,在早期的水处理能力建设项目基础上,帮助中国减少随河流污水流入海洋的海洋塑料垃圾。我们通过应用卫星和无人机等技术,帮助坦桑尼亚及其他国家获得有关海岸线和海洋退化的实时数据,以便他们能够采取预防措施。我们通过蓝碳信用等创新金融工具,帮助加纳实现恢复3000公顷红树林的目标,并吸引更多的私人资金。

我们致力于扩大此类努力。近期目标包括为贫困国家的项目提供更多资金,扩大私营部门的作用,推动从地方社区到国家政府的协调行动。但是,要想阻止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我们和整个国际社会都需要开展更多的工作。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