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创新性住房方案解决拉美地区移民危机的时候到了

|

版本:

当前,全世界最大的移民危机可能不再发生在中东或非洲地区,而是发生在拉美地区。该地区已有480万人逃避委内瑞拉的政治经济危机,主要逃到哥伦比亚但也到秘鲁、智利、美国甚至西班牙等国寻求更好的生活。

调查显示,委内瑞拉半数以上年轻专业人才希望离开该国;到2020年底,流出人口有可能达到该国总人口的20%。然而,国际社会远未为解决这一危机提供足够资金支持——其对委内瑞拉移民的人均支出仅为区区300美元,而对叙利亚难民的人均支出却高达5000美元。肯定的一点是,这些委内瑞拉移民虽然逃避了武装冲突,但却面临着极其恶劣的生活条件。

一个令人感动的区域共情和互惠范例是,哥伦比亚和秘鲁政府实行了开放政策。想到当初委内瑞拉人们张开双臂欢迎本国逃避恐怖主义、高通胀和毒品相关暴力的难民,两国正努力对委内瑞拉移民进行合法登记,以便向他们提供医疗和教育服务。

与此同时,秘鲁和哥伦比亚 也在努力解决在难民危机中很少得到解决的另一个关键问题,即住房供给问题。

在汲取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经验教训基础上,两国努力使这些移民融入本国城市,从而避免了难民营引起的恐慌。但是,向大批涌入的委内瑞拉人提供住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特别是在两国政府在向本国日益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住房方面已然力不从心的情况下。两国数以百万计家庭仍然居住在质量低下的房屋中,并且缺乏房屋所有权保障。与此同时,移民和难民被迫寻找条件较差的临时住所:身在秘鲁的委内瑞拉人中,57%居住在拥挤不堪的房屋中,而当地秘鲁人的这一比例仅为4%身在哥伦比亚的委内瑞拉人中,32%没有住房——他们被迫占用没有清洁饮用水、环境卫生以及其它公共服务的公共空间和区域。

首要问题是资金问题。例如,仅向身在哥伦比亚的委内瑞拉移民和难民提供18 个月的租房补贴就可能耗资高达15亿美元,这几乎是哥伦比亚年度城市住房投资总额的三倍之多。

国际社会是时候敞开心扉并打开钱袋子了。享有适当住房不仅是一项人权,也已被证明可产生广泛经济效益,提高教育水平,改善民众身心健康状况,促进社会包容。

好消息是,我们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诚然,我们需要新建更多住房,但进程可能较慢且耗资巨大。确保移民融入现有城市“肌理”有可能产生更广泛效益。在被迫找出快捷住房解决方案的其它地区,政策制定者、建筑师、非政府组织乃至家庭等各方已经提出了一些创新性思路,其中三条是:

  • 房屋租赁凭证。据测算,2019年共有360万叙利亚难民居住在土耳其,其中90%以上居住在欧盟无条件现金转移支付项目——应急社会安全网项目——资助新建的城市住房中。该项目按月向难民家庭发放可满足其75%生活开支的津贴,其余25%开支由各家庭自行承担。该笔资金不得用于购置批评人士所指责的无实质意义的物品,而应用于支付房租。该项目也惠及了小房东和小企业,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 调整空置建筑用途。2015年以来,德国共接待了100多万难民,把他们安置在全国各市。这一解决方案使得各市能够分担住房提供责任,同时成倍增大了创新性解决方案出台的可能性。例如,马格德堡市遭弃用的苏式公寓楼被改造成供难民居住的住房楼。希腊也调整了空置建筑(包括一座遭弃用的酒店)用途,把它们改造成临时住房。此类解决方案激发了欧洲关于如何跳出临时住房范畴提供永久住房的有益讨论。
  • 房屋改造补贴。逾75万难民从叙利亚逃至约旦城镇地区。挪威难民委员会制定了一项旨在增加租赁房总量的计划,资助房东完成未完工的房屋建设并把它们免费租给难民家庭居住,租期最长为18个月。此项计划推动了当地经济发展。同样,为应对本国住房短缺问题,南非家庭在自家后院中找到了一项解决方案。目前,南非12%的家庭居住在于自家后院搭建的正规或非正规房屋中,其中大部分由政府补贴资助搭建。该项“后院利用”方案增加了住房供应量,同时规避了政府繁琐的审批流程。这一做法使得房屋所有者获得了额外收入,同时还减少了居住在贫民窟的家庭数量。

遗憾的是,这三项解决方案无一快捷 、易于实施或成本低廉,但其潜在回报巨大。目前,全世界共有约7000万受迫性移民,而气候变化只会推高这一数字。 我们必须跳出共情思维,对融合进程进行投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今天的难民将成为明天的市民 。更好的住房将会增大难民过上美好生活及其所在社区繁荣发展的可能性。 

查阅更多内容: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