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海洋塑料浪潮 新冠疫情使问题恶化

|

版本:

塑料垃圾漂浮在海面上、伤害野生动物和污染海滩的画面随处可见。现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一次性塑料使用量激增和塑料废弃物(包括口罩、个人防护设备和一次性包装)处置不当,可能使问题进一步恶化。

许多回收再利用计划因新冠疫情带来的健康关切而暂停,导致循环利用率下降,进一步加重了废弃物负担。史上最低油价也降低了原始塑料的成本,使其使用量与更环保但成本更高的再生树脂相比出现增加。

发展中国家往往缺乏有效的废弃物管理系统和专用塑料收集处理设施,这对减少进入海洋的塑料量这一目标构成了严峻挑战。

显著改善塑料废弃物管理对于阻止塑料流入河流海洋至关重要,因为塑料流入河流海洋会使过度捕捞、未经处理的污水排放和农业径流以及规划不善的沿海开发等问题进一步雪上加霜。

治理塑料污染

世界银行集团努力解决塑料价值链各个阶段的塑料污染问题。我们目前在固体废弃物管理和其他防止塑料污染方面的在建项目总计有10亿美元(13亿新元),还有20亿美元的项目正在准备之中。

这包括支持政府投资固体废弃物管理以及增强沿海地区韧性和旅游业;改善拾荒者的工作条件;与企业合作重新考虑产品和包装设计;提供政策建议建立激励机制以使回收再利用市场更具可持续性和包容性。

在作为目前塑料污染 “震中”的东亚地区,许多国家开始积极主张治理海洋垃圾。例如,印度尼西亚计划到2025年前将海洋塑料废弃物减少70%,并制定了23亿美元的新的废弃物管理计划。

其中包括世界银行提供1亿美元贷款用于海洋垃圾治理专项投资。该项目将支持十多个城市改善固体废弃物收集和处理,目的是将这些城市泄漏的塑料废弃物减少一半。

我们正在与中国合作加强政策措施,以减少城市生活垃圾以及制造业和农业生产造成的塑料污染。

”我们既有机会也有责任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重建,实现更绿色、更蓝色、更繁荣。作为一项基本公共服务,固体废弃物管理应在复苏计划中给予优先考虑。“
戴维·马尔帕斯,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戴维·马尔帕斯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在越南、泰国、其他东盟国家以及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其他地区,国际金融公司(IFC)和世界银行正在通过评估塑料价值链和支持私营部门投资新材料、可持续包装和回收再利用市场,推动向循环经济过渡。

例如,国际金融公司最近向全球塑料树脂制造企业因多拉玛公司(Indorama Ventures)提供了首笔专门针对海洋塑料污染的蓝色贷款。这个3亿美元的贷款项目将帮助因多拉玛公司实现在2025年前在全球范围(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印度和巴西等国)每年回收500亿个PET瓶的目标。

在南亚有一个5000万美元的区域性新项目将帮助遏制该地区的塑料污染,加快生态创新以改变一次性塑料和生产方式。

国际金融公司也在帮助银行开发创新融资工具,专门用于以保护海洋以及依赖海洋为生的亿万脆弱人群的生计为目标的项目。

此外,国际金融公司还支持地方政府和私营部门在塑料价值链中的参与,包括能在治理塑料污染中发挥作用的树脂生产企业、国际品牌和回收企业。

这项工作得到世界银行PROBLUE等计划的支持。该计划在各大地区支持约40个减少塑料污染的活动。例如,在尼日利亚,PROBLUE支持对区域性塑料价值链的评估并填补知识空白。在莫桑比克,世界银行与政府和私营部门合作寻找创新型和环境友好型解决方案,并创造有利于环境的就业机会。

疫情应对

为了应对疫情和经济停摆,世界银行承诺在2021年6月之前提供总计可达160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各国应对健康和经济危机并努力实现复苏。

我们既有机会也有责任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重建,实现更绿色、更蓝色、更繁荣。作为一项基本公共服务,固体废弃物管理应在复苏计划中给予优先考虑。

可以在复苏计划中纳入新的政策激励措施,鼓励减少塑料的浪费性消费,改善塑料废弃物管理,并采取政策措施对塑料进行妥善分类并转化为有价值的资源,避免环境和经济成本。目前的低油价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可以通过削减有利于原始塑料和消耗稀缺财政资源的燃料补贴,为再生塑料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为了减少塑料污染和维护海洋健康,我们需要更蓝色的重建,需要各行各业在价值链的各个节点进行创新与合作。

正如绿色资本可以成为拉动就业和发展的引擎一样,蓝色资本也可以帮助推动重建,减少贫困,帮助实现粮食安全,这是值得投资的。

本文首发于海峡时报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