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未来以利当下做出最佳决策:气候长期战略

|

版本:

图像
南非北开普省波法德尔Boesmanland学校的孩子们
南非北开普省波法德尔Boesmanland学校的孩子们。图片:CIF 2020

各国都有机会以低成本实现减排。由于可再生能源价格下降和提高能效节约了成本,负成本减排常常也是可能的。乍一看,将重点放在这些机会上,而把其他更复杂或成本更高的干预措施留待以后是符合常理的。但是,推迟最困难的行动会带来严重风险。如果改造既有建筑或改变城市出行方式有难度和成本高,很容易会把这些领域的措施推迟到2030年或2040年。然而,如果这样做,一个国家可能就会出现大量低能效建筑和出行全靠私家车的城市,而只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对其进行脱碳。到那时,留给我们的时间少了,而任务似乎只会更艰巨。在脱碳难度大的领域,不及早行动和逐步推进,很可能就会错失良机。

制定长期战略(从2050年回溯来确定当下需要做的决策和投资)可以有助于各国做出这些困难决策。制定长期战略是《巴黎气候协定》的要求,而且已经有很多国家(既包括发达国家和高碳排放国,也包括发展中国家和低碳排放国)开始着手制定这些战略。这些战略实际上超出了《国家自主贡献》的时间范围。长期战略以三十年(至少)为期,是对行进方向的有力信号,有助于企业和居民做出和协调自己的决策。

很多长期战略(比如哥斯达黎加和斐济的长期战略)将气候行动与更广泛的发展目标联系起来,确保国家的经济增长、就业和减贫目标与气候目标保持一致。制定长期战略的过程有助于集中政府各部门和社会各界共同讨论长期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不同途径,从而建立共识。这个过程的结果可嵌入立法以兑现承诺。

长期战略还提供了重要标志,可帮助各国在更新五年期《国家自主贡献》和制定国家及行业规划时清楚哪些是优先事项。例如,长期战略通常会转化为行业层面的2025年或2030年的中期里程碑,比如发电行业的可再生能源比例、公共交通模式比例和软出行模式、高能效建筑物的建设数量或碳税水平等。然后这些行业里程碑可由相关部门实施,比如作为能源部或交通部的任务之一,以确保政府跨部门的一致性和协调。

世界银行致力于支持各国制定和实施长期战略的工作,以详尽的分析和贷款项目为基础,跨不同行业。我们的引导性问题集中在各国如果不能脱碳会面临哪些风险以及存在哪些脱碳机遇。风险可能包括因主要消费市场转向零碳经济而丧失市场准入和出口收入,机遇可能包括绿色增长行业的就业机会、减少能源进口账单和更清洁的空气与水资源。气候适应显然摆在许多国家发展议程的前列,这也可以纳入许多长期战略。


"世界银行致力于支持各国制定和实施长期战略的工作,以详尽的分析和贷款项目为基础,跨不同行业。"


  

我们的支持建立在财政、经济和计划部门在将气候政策变为现实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上。财政部长气候变化联盟目前由50多个国家的成员组成,将长期战略作为其六项指导原则中的首个优先事项。每个长期战略都将基于严格的宏观经济建模、深入的部门分析以及对跨部门相互作用的结构性评估。我们的做法还优先考虑气候变化对贫困弱势群体的影响分布,支持公平过渡所需的政策,例如通过持续磋商、安排充足的预算和制定计划来减轻对受影响群体的经济影响。

长期思维并非易事:也要求我们世界银行超越三至五年的项目期限考虑问题。但是,如果各国只关注短期或中期目标,就会使脱碳成本更高,过程更缓慢,难度也更大。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就需要制定长期气候战略:为气候智慧型发展奠定基础有助于我们的客户转向更有韧性的低碳发展道路,以造福今世和后代。

本文是系列文章之一,介绍世界银行集团在公平增长、金融与制度实践小组的气候相关工作,成员包括治理;金融、竞争力与创新;宏观经济、贸易和投资等全球实践局。
主题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