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在提高全世界生活水平中的作用

|

版本: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在新西兰的北帕默斯顿长大的,那个时期政府大量投资发展教育卫生。我属于从幼儿健康和早期儿童发展服务中受益的一代人,比如,学校免费提供牛奶,还有游乐中心(家长主导的早期儿童教育设施)和Plunket(为新生儿的父母提供支持的一个组织)。我们享有我们的父母从未有过的机会:我的父母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上学了,但是他们决定让他们的4个孩子读完高中。

今天,我是世界银行集团人力发展副行长,主管着每年150亿新西兰元(100亿美元)的贷款业务和项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幸运地在一个稳定繁荣的国家长大,这个国家有效地投资了健康、营养和教育,特别是在幼儿阶段。

新西兰的成功故事往往是通过绵羊、羊毛、奇异果和农产品出口来讲述的,但我们国家最大的资产永远是我们的人民,他们具备了在奥特亚罗瓦(新西兰在毛利语中的名称)和在世界舞台上成就壮举的条件——从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艾伦·麦克德尔米德,到著名电影人塔伊加·维迪提,再到黑色优雅国际舞团。

新西兰自身的发展故事及其投资人力资本建设的历史,用世界银行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国家有很多东西可以与世界分享,特别是与低收入国家分享。

超出知识分享的范畴,证明与世界最贫困国家团结一致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就是通过世界银行的国际开发协会(IDA,面向最贫困国家的基金)。IDA正在与我们55个捐款伙伴国家谈判下一个3年增资方案。

安妮特·狄克森在新西兰长大,图为安妮特·狄克森(左)与哥哥格伦一起饲养自家农场的羔羊。
安妮特·狄克森在新西兰长大,图为安妮特·狄克森(左)与哥哥格伦一起饲养自家农场的羔羊。

新西兰作为IDA成员国已超过40年。在这些年里,IDA在帮助各国摆脱贫困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些成功的国家很多现在也成为捐款国,也是新西兰的贸易伙伴。

但是,那些今天依然贫困的国家往往极度脆弱,竭尽全力投资自己的国民,同时还要应付旷日持久的战乱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IDA通过赠款和非常优惠的贷款,为世界最贫困国家的人民创造机会,与极端贫困作斗争。IDA现在是太平洋地区第二大援助机构,支持项目61个,总额近23.5亿新西兰元(15亿美元)。自2011年以来,太平洋地区的项目数增加了2倍多,支付额增加了5倍。

这些赠款和贷款中很多都是根据世行的全球人力资本项目提供的,目的是加快帮助各国更多更有效地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在世界各地,今天出生的婴儿中60%最多只能达到在接受完整教育和充分健康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生产率的一半,半数以上的儿童满10周岁时还不能阅读。

推动人力资本进步是太平洋地区迈向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核心。

在汤加,IDA通过支持政府提供现金转移支付,使家长能让子女留在高中上学,帮助1.05万青少年达到其全部潜力。我们也在努力改进职业技术课程,使毕业生不仅在汤加而且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具备就业能力。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IDA的援助帮助1.8万多弱势青年完成就业培训和实现就业并开设银行账户。项目创造了80多万工作天数,也包括基础设施改善项目提供的就业机会。

同支持人力资本一样,IDA还在整个太平洋地区投资进行体系和基础设施建设,增强抵御气候变化冲击的能力,促进区域一体化,帮助加强债务政策和债务管理,并在危机发生时随时准备提供资金。IDA的使命与新西兰的“重设太平洋战略”保持一致,支持太平洋各国加强抵御气候变化的韧性,改善治理,缩小性别差距。

新西兰是一个小国,但在国际舞台上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它不仅依靠自身实力,也依靠像世界银行这样的全球性机构显示其存在和发出声音。我们站在一起,就能继续建设共同繁荣。不仅在太平洋地区是如此,在全球亦是如此。IDA从捐款国收到每一元钱,就能向受益国承诺3元钱。这反过来又转化成国家主导的努力,以提高生活水平,创造更大稳定,造福全民。在人力资本项目的第一年就有63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加入,增加人力资本投资。

例如,冈比亚优先开展了一个让最贫困居民在能够满足基本需要的同时投资幼儿教育的计划。巴基斯坦推出一项旗舰政策采用数据和技术来减少不平等现象。马里宣布开展重大改革为5岁以下儿童和孕妇提供免费医疗卫生服务。

我很幸运,出生在新西兰有能力投资培育奇异果儿童的时代,这使我的人生拥有了比今天出生在乍得(乍得是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的女婴多得多的机会。每个儿童都有权获得一个好的开端,这个开端来源于对早期儿童发展、健康和教育的投资。

通过IDA显示与世界最贫困国家的团结,新西兰能够利用其经验和声音,输出人力开发的成功故事,能够继续利用其mana(威望)帮助在世界各地建立更大的稳定与繁荣。

本文首发于 The Herald

Annette Dixon is the Vice President for Human Development at the World Bank Group.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