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扩大新冠疫情危机应对规模以免日后付出更高代价

|

版本:

Aerial view over a traffic intersection during COVID-19 lock down, with empty streets. Photo: © fivepointsix/Shutterstock
Aerial view over a traffic intersection during COVID-19 lock down, with empty streets. Photo: © fivepointsix/Shutterstock

全球经济在历经十年不间断的增长后,由于新冠疫情爆发戛然而止。现在的问题不是会不会出现全球经济衰退,而是衰退到何种深度,是各国能以多快速度克服卫生危机,为经济复苏铺平道路。

这些问题的答案对于发展中国家尤其重要,因为他们受危机影响可能最大。

即使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与2009年经济衰退之前相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基础已经更为动摇,增速已降至过去十年的最低点,2009年之前的财政和经常账户盈余已变为巨额赤字,外债达到历史高位

简言之,这些经济体业已不堪重负,即使面对全球经济温和下滑都难以作出有效的应对。而他们目前所遭遇的是近代史上无以伦比的卫生和经济双重灾难。

在世界银行集团,我们正在为定于6月初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准备详尽的预测。酝酿中的初步基线情景显示,许多发展中国家可能在2020年跌入全面衰退,明年才能恢复增长。

这一悲观的预测假设情况会很快恢复正常。例如,预测假设保持社交距离及其他防疫措施在3个月内取消,2020年第三季度所有主要经济体恢复快速增长,并假设随着投资者信心快速恢复,金融市场将重归稳定,此外还假定在未来18个月将持续实行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支持方案。

总之,预测假设一切进展顺利。即使是在这些假设下,全球经济在2020年仍会陷入深度衰退,发展中经济体的产出将收缩2%左右。这不仅标志着这些经济体自1960年以来的首次收缩,也意味着与过去六年平均4.6%的增长相比经济增长出现惊人的疲软。

假如其中一个假设未能实现,那么增长结果还会进一步恶化。即使三个月的防疫措施证明对阻止疫情蔓延有效,投资者和居民可能仍会谨小慎微,本地或全球供应链未必能够恢复,居民可能抑制消费,企业可能推迟投资,等到确信强劲复苏后才肯出手,而国际旅行的恢复可能会断断续续。在这样一种情景下,对全球产出的打击会更大,发展中经济体最终可能遭遇更深层的经济衰退,可能导致产出下降近3%。

经济大幅收缩往往会给发展中经济体造成持久的损害,在衰退后很长一段时间降低潜在增长率,对贫困和不平等带来严重影响。

在限制危机带来的痛苦和缩短危机持续时间方面,政策制定者的机会稍纵即逝。在发展中国家,政策制定者应当尽其所能,专注于眼前的优先事项——化解卫生危机。他们需要采取政策措施挽救生命,保护生计,帮助企业度过经济下滑,并维持基本公共服务提供——必要时根据本地情况量体裁衣。他们也应当采取措施防止卫生危机演变为金融危机。

但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无法单独应对危机,因为他们的情况更加困难。其中有些经济体的卫生系统薄弱。大量人口靠非正规工作谋生,这意味着他们缺乏社会保障,在危机中更难以获得救助。中小企业往往是经济活动的一个支柱,但他们通常缺少获得资金的渠道,这意味着这些企业的流动性问题有可能很快变为偿付能力危机。

有可能受影响的最大发展中经济体(那些依赖贸易、大宗商品或旅游业的发展中经济体),往往集中了更多的极端贫困人口。在面临收入损失时,这些人口往往更难遵守防疫措施。总体来看,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缺乏必要的资源和财政空间,难以采取规模足够大的政策方案来支持经济活动和战胜危机。

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做出响应,快速承诺在未来15个月部署基本上全部贷款能力,以帮助发展中经济体管理当前的应对和加快复苏。二十国集团经济体一致同意暂停(至少是2020年)最贫困国家的双边债务偿还,使他们能够把资源用于投资抗击疫情。

但现在还需要做出更大努力来帮助发展中经济体。如果政策应对的规模与目前危机的规模不相称,日后就需要远比现在更多的措施来修复造成的破坏。全世界必须紧密团结起来,不仅仅是政府和国际机构,还有私人债权人和企业。

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拿出我们最大胆的对策来克服几代人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国际社会仍有力量扭转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带来的最严重的后果,但我们必须立刻果断采取行动遏制疫情造成的破坏,为实现强劲复苏奠定基础。

 

相关内容

世界银行集团与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