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与学习成绩:《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之后

|

版本:

图像
Student writing notes. Kenya. | © Curt Carnemark / World Bank
肯尼亚学生在记笔记。图片:Curt Carnemark/世界银行

《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的重点是如何帮助世界上所有儿童学习。学校在社会中扮演着多重角色,但帮助儿童掌握基本技能是学校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当儿童处于学校的管理之下时,我们往往假设他们在安全方面会得到保障。但在许多时候事实并非如此许多儿童在学校遭遇性暴力、心理暴力和身体暴力。 虽然我们没有掌握具有一致性的全球受影响儿童人数的数据,但我们所掌握的数据突显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样本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儿童报告说在学校遭受过人身攻击;在中美洲,有五分之二的儿童报告说遭受过心理欺凌;在塞内加尔和赞比亚,在短短四周内,有十分之一以上的学生报告说在学校受到性骚扰。这是对儿童免受暴力侵害的权利的侵犯,而这一人权公约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批准

我们认为,防治校园暴力——因为这本身就是不好的——应当成为教育部门的首要任务。 但校园暴力也影响学习成绩。如果你关心学习成绩,那么关心防治校园暴力就是有意义的。《世界发展报告》简要探讨了“校园暴力影响学习成绩”这一事实(见方框2.1的最后一段)。我们两人作为《世界发展报告》的合著者和消费者,在本文中深入地探讨了关于这一专题的最新证据。

校园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由于多种原因,衡量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是一项挑战。首先,更深入地参与防治暴力的学校更有可能报告暴力行为(因此数据可能显示这些学校的暴力发生率更高)。其次,由于学习成绩差,学生可能会成为同龄人或老师施暴的对象。 一个解决办法是采用减少校园暴力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试验,观察该措施对学习成绩有什么影响;但到目前为止减少校园暴力的干预措施大多规模较小,其样本大小往往足以了解对校园暴力的影响,但不足以了解对学习成绩的后续影响。在其他情况下,围绕减少校园暴力的专题研究并不注重衡量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有一些属于例外的研究确实让我们看到了减少校园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我们将在本文中进行讨论。

在没有实验或准实验的情况下,研究寻求在考虑到学生之间或学校之间存在差异的情况下,审视校园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剩余影响。我们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进行了二十多项专题研究,以下是我们得出的结论。

压倒性证据表明,体罚和欺凌会对学习成绩产生有害影响。 

首先,体罚始终与学生学习成绩下降存在关联。这与许多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直觉是背道而驰的 ,因为他们认为体罚是用来维持学校纪律的。在印度,教师使用体罚对英语和数学成绩产生了持久的负面影响。印度的另一项研究也证实了这种影响,并且显示对最弱势的学生影响更严重。来自牙买加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印度秘鲁越南的证据都表明,体罚与学生学习成绩之间呈现出负面关联。来自马拉维乌干达的研究结果则好坏参半;请记住我们之前提到的衡量方面的挑战。事实上,绝大部分研究都显示两者之间的负相关关系——使用不同数据并控制不同变量——呈现出一个清晰的模式。

我們也有证据表明,如果减少体罚,学习成绩就能上升。 牙买加的一项课堂管理培训计划通过随机对照试验进行的评估(从而克服了上文提到的一些挑战)表明,减少了教师使用体罚的行为,儿童的语言和自我调节技能出现提升。

其次,校园欺凌与学习成绩下降存在关联。 拉丁美洲地区开展的几项多国研究采用不同的数据,均表明校园欺凌与学生的阅读和数学成绩之间存在负面的关联关系,来自博茨瓦纳加纳南非的证据也支持了这一点。

同体罚一样,减少校园欺凌也能提高学习成绩。秘鲁减少校园欺凌的努力显示对过去经历过欺凌的学生在阅读、数学和其他科目的考试成绩产生了显著的积极影响。坦桑尼亚卢旺达(虽然并非赞比亚)的其他研究表明,学习成绩与更普遍的校园暴力衡量指标之间存在不利的相关关系(例如,教师或学生报告在学校有不安全感)。

我们知道性暴力是不好的。我们对于性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知之甚少。

我们知道性暴力现象并不少见,但很少有研究项目审视性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在马拉维,在学校遭受性暴力的男童出现第二年阅读成绩下降,女童出现算术成绩下降。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这些动态,以便设计出最佳干预措施来为儿童提供帮助,确保儿童在学习期间的安全。但是,需要进一步研究并不意味着在行动方面还须等待。

要点

虽然在衡量校园暴力对学习成绩的影响方面存在挑战以及进一步研究的必要性,但绝大部分证据表明,校园暴力严重影响学习成绩——无论这种暴力是同龄人欺凌、教师体罚还是性暴力。 儿童安全不仅是一项人权,而且对学习(以及儿童长期福祉指标)也能带来切实的好处 ,这一事实意味着更广泛的利益相关方群体——与《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为所有儿童提供学习机会的目标志同道合的利益相关方——可能都希望将遏制校园暴力放在优先位置。

感谢Amina Mendez Acosta为本文提供的重要研究协助,并感谢Line Baago-Rasmussen、Deon Filmer, Halsey Rogers和 Sameer Sampat提供的反馈意见。

作者

David Evans

Senior Fellow,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

Susannah Hares

Senior policy fellow and the co-director of CGD’s global education program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