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供给着手解决滞胀

|

版本: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预测,从2021年到 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下降 2.7 个百分点,是1976至1979年间降幅的两倍多。为避免出现长期滞胀,世界各国的政策制定者必须高度重视五个关键领域。

在新冠疫情引发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衰退仅仅两年之后,世界经济再次陷入危险——这次是高通胀和低增长同时出现。即使能够避免全球性衰退,滞胀的痛苦也可能延续数年,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造成严重后果和动荡不安。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就必须大幅增加供给。

在乌克兰战争、通胀飙升和利率上升的背景下,预计 2022 年全球经济增长下滑。世界银行今天发布的最新预测对增长前景进行了大幅下调:预计今年全球增长大幅放缓,从 2021 年的 5.7% 降至 2.9%。这比今年1月预测的2022年增速( 4.1%)下调了近三分之一。导致下调的主要原因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激增、乌克兰战争引发的供应和贸易中断以及目前各国正在实施也很必要的利率正常化。

新冠疫情已使发展中经济体的收入增长和减贫进程遭受了重大挫折,而乌克兰战争又使它们当中很多国家面临更复杂挑战。预计发展中经济体2022年增长率只有区区3.4%,差不多是2021 年的一半,远低于 2011至 2019 年的平均水平。同样,对中等收入国家的2022 年增长预测也已大幅下调,比今年1月的预测下降了 1.3 个百分点。

到2023年,约 40% 的发展中经济体人均实际收入将低于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对很多国家来说,经济衰退将难以避免。由于天然气供应受限,特别是较贫困国家用于化肥生产和发电的天然气不足,因此需要有关方面宣布全球范围内大幅增产天然气,这对恢复不推高通胀的增长至关重要。

通胀持续高于平均水平、增长持续低于平均水平并且这种状况维持数年——目前来看这种危险很大,而这是自 1970 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预计2021年到2024年全球增长将下降 2.7 个百分点,是 1976至 1979 年间降幅的两倍多。由于世界大部分地区投资疲软,增长低迷可能会在整个2020年代一直持续。目前很多国家的通胀率处于数十年来的高位,而且预计供给增长缓慢,因此价格涨幅居高不下的状况可能会比当前预期的延续时间更长。

此外,发展中经济体的政府外债如今处于创纪录水平。其中大部分是对私营部门债权人的债务,多数采用可变利率,因此利率可能突然激增。随着全球融资条件收紧和货币贬值,以前仅限于低收入经济体的债务困境正在向中等收入国家蔓延。

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退出货币宽松政策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借贷成本上升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另一重大不利因素。另外,2020 年各国为抗击疫情而出台的大部分财政支持将在未来两年内撤出,不过债务水平仍将保持高位。宽松政策退出后,必须通过有助于加强供应链、小企业和资本配置过程的财政和货币工具来减少不平等、帮助所有人提高收入,这一点十分重要。

但目前的情况也在几个重要方面与 1970 年代有所不同。70年代美元极度疲软,现在却很强势。石油价格在 1973-74 年翻了两番,1979-80 年翻了一番;现在,经通胀调整后的油价仅是 1980 年的三分之二。另外,70年代危机时金融机构是一大风险因素,但现在主要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状况普遍良好。

现在世界各地的经济体也更比70 年代时更加灵活,与工资和劳动力市场相关的结构性僵化减少,政策制定者有更好的能力来避免滞胀。货币政策框架的可信度提高:发达经济体和很多发展中经济体中央银行的运作都是围绕稳定价格的明确使命。再加上依靠现在的技术和资本完全可以大幅增加供给,这些因素都有助于锚定长期通胀预期。

降低滞胀风险需要全球政策制定者采取针对性措施。在当前这个多种全球危机交叠的特殊时期,政策制定者需要高度重视以下五个关键领域。

  • 首先必须尽可能减少对受乌克兰战争影响的人员造成的伤害。这要求良好协调各种危机响应行动,包括向受战争蹂躏的地区提供紧急食品、医疗和资金援助,共同分担为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提供住房和其他支持以及重新进行安置等方面的负担。
  • 其次,必须采取措施应对石油和食品价格的飙升。必须扩大关键的食品和能源类大宗商品供应。市场总是向前看的,因此哪怕只是宣布未来将扩大供应也会有助于降低价格和通胀预期。所有国家都应强化社会安全网,同时避免采取会进一步推高价格的进出口限制。
  • 三是迫切需要加大减债力度。早在新冠大流行到来之前,低收入国家就已存在严重的债务脆弱性。随着债务困境向中等收入国家蔓延,如果不采取迅速、全面、大规模的减债措施,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会进一步上升。
  • 第四,各国官员必须加强公共卫生准备,努力遏制新冠疫情。需要加强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接种,包括新冠疫苗接种在内,这必须成为全球的重点优先事项。
  • 五是要加快向低碳能源转型。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要求各国扩大对电网、清洁能源和能效等领域的投资。政策制定者应建立起气候智能型监管框架,调整激励结构,并加强土地使用监管。

恢复长期繁荣取决于实现更快增长和建立更稳定、更基于规则的政策环境。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待乌克兰战争停止后,包括世行集团在内的各方会立即加倍努力,推动乌克兰经济重建,重振全球增长。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必须努力缓解全球发展面临的其他威胁:粮食和能源价格飙升、持续的滞胀压力、越来越危险的债务积累、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不稳定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无数风险。

本评论改编自世界银行集团 2022 年 6 月出版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


本文首发于Project Syndicate.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