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定会征服埃博拉!”:刚果(金)疫情响应行动中的心声和面孔

|

版本:

当前,世界各地看到的图片大多与埃博拉有联系:医护人员身着全套防护装置,对用橙色网隔开的地面进行消毒,照护生物安全的疫情紧急监护病房中的病人,在病人死后用收尸袋包裹其尸身。这些了不起之人都是些什么人?是哪些人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参与遏制埃博拉疫情,但其面孔往往被防护面具遮住?
 
现在,我就来介绍在北基伍省贝尼市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工作的五位默默无闻的英雄。该中心由医疗领域非政府组织国际医疗行动联盟(ALIMA)建立。贝尼市是刚果(金)当前埃博拉疫情的中心之一。

尤尼尔·伊科莫博士,33岁,大夫

© Vincent Tremeau/Banque mondiale
摄影:Vincent Tremeau/世界银行

“我是2018年8月刚果(金)第十次埃博拉疫情爆发初期被派遣至贝尼市的首支ALIMA医疗队的成员。医疗中心工作人员都接种了埃博拉疫苗,因为感染该病的风险很高,同时我们必须遵守生物安全规定。所有工作人员都知道在进入该中心后如何管理到自己,也知道在低危和高危区域身着哪种防护服。我们都接受了相关操作培训,每周都会召开情况通报会,提醒每个工作人员要遵守生物安全规定。令我自豪的是,尽管挑战和困难重重,我们都从未放弃。我们始终准备好收治并照护病人,因为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罗安格·凯特西罗,23岁,心理治疗师/社工

تصوير © فينسينت تريمو/البنك الدولي
摄影:Franck Bitemo/世界银行

她的法语名叫罗安格,意思是“称赞”,这或许注定了她会赢得同行们的赞美。今年23岁的她来自布滕博市。该市位于北基伍省,距贝尼市约50公里,也遭受了埃博拉疫情的袭击。她目前该中心聘为心理治疗师兼社工。她肩负何种使命?向病人及其家属解释埃博拉仅仅是另一种疾病,向其介绍治疗方法和过程,帮助他们应对烦恼和痛苦并直面羞耻感。简言之,她的使命是在埃博拉治疗之前、期间及之后帮助病人及其家属为今后生活做好准备。此外,她还采用心理学知识说服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他们原本认为我会把埃博拉病毒带到他们所在的地方。”
 
在加入该中心之前,罗安格接受了特训,但培训仅持续了三天。她毫无保留地迅速投身于工作之中:“在紧急情况下,我必须做好准备帮助那些急需帮助之人。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害怕不能成为我的选项,否则我又怎么能帮助病人及其挚爱之人呢?”

罗德里格·姆贝尔·凯撒宁,24岁,消毒工

© Vincent Tremeau/Banque mondiale
摄影:Franck Bitemo/世界银

“我负责对进出托儿室之人的鞋底进行消毒,这里收留的孩子的妈妈正在贝尼市埃博拉疫病治疗中心接受治疗。消毒很重要,因为通过我的工作,我不仅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其他人。我在该中心工作已有两个月了。消毒工作站共有四名员工,我们每天轮班工作。我每天能挣到10美元。在这之前,我是一名电脑技师,对埃博拉一无所知。直到加入了该中心,我才认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性。我起初有些害怕,但这也赋予了我感知其他人对该病的感受及其对保护自身的需要的勇气。我坚信,疫情肯定会结束,因为情况已有所好转。随着人们更多了解该病,该中心的病例继续减少。疫情过后,我重操全职电脑技师旧业应该不会有难度。”

露丝·凯茵多·卡玛乌19岁,健康促进员

تصوير © فينسينت تريمو/البنك الدولي
摄影:Franck Bitemo/世界银

“我从去年12月开始就在该中心工作。我从未害怕过,因为我已自愿接种了疫苗,并且仅把埃博拉视为另一种疾病。在该中心,我负责安慰病人,给他们送饭和衣物,帮助他们擦洗。我尽力满足他们的需求。我来到这里后,看到了很多病人,也目睹了贝尼市全体居民对该病的了解。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我们工作的成效,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该病正在被治愈。当然,目前仍不乏不太幸运之人。疫情过后,我会找另外一项工作,希望上帝保佑能够找到!”

吉斯莱恩·恩赞祖·凯斯利坎尼,28岁,负责清理防护服

© Vincent Tremeau/Banque mondiale
摄影:Franck Bitemo/世界银行

“我是一名专科农艺师,但不能在我本省工作,因为那里缺乏安全感,不少人被绑架到丛林中去了。于是,我便于去年11月来到该中心工作,上白班。起初,我是消毒工(负责对进出该中心之人的鞋底进行消毒),后来中心领导让我负责清理医护人员穿过的防护服。我们刚开始在中心工作时,当地居民对我们指指点点,此举很显然是在怀疑是否有这种病。但是,当他们看到家人过世后,便纷纷改变了态度。目前,来自贝尼市社区居民的抵触越来越少。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则我能肯定我们会在不久后征服埃博拉!”

主题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