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旅行但我们能够采取措施维持旅游业的就业

|

版本:

Twin towers of Viru Gate in the old town of Tallinn, Estonia. The country adapted their campaign on Twitter from ‘Visit Estonia’ to ‘Visit Estonia, later’ #stayhome. Photo: © Boris Stroujko/Shutterstock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老城区的维鲁门双子塔。爱沙尼亚把推特上的营销口号从“访问爱沙尼亚”改为“来日访问爱沙尼亚”#待在家里。摄影: © Boris Stroujko/Shutterstock

旅游业处于停滞状态。即使世界各国决策者都在寻求缓解COVID-19经济影响之道,在公共卫生紧急状况得到控制和可以安全地取消旅行限制之前,行业复苏无法开始。卫生危机持续的时间越长,企业的生存就越困难,尤其是对于旅游生态系统中占很大比例的中小企业,员工的压力也越大。

政府的担心是合理的。世界旅游及旅行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旅游业在全球有5000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裁员达12%-14%。在许多国家,旅游业是对GDP、外汇和就业贡献最大的行业,尤其是弱势群体、妇女和青年就业。对于GDP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发展中国家(37个国家旅游收入占GDP 20%)而言,卫生危机已成为国家经济危机。

在早期阶段,很多未受影响的旅游目的地投资进行市场营销,以吸引那些还有旅游意愿的人。现在,显而易见,营销任何类型的旅游、甚至国内旅游,都是不负责任的。根据世卫组织的指南,我们都有责任为“压平曲线”和阻止疾病传播尽一份力,这意味着限制行动和减少各种形式的接触,包括旅行。

最有远见的产业和目的地品牌旨在显示敏感性和建立信任——爱沙尼亚把推特上的营销口号从“访问爱沙尼亚”改为“来日访问爱沙尼亚”#待在家里。

复苏何日来临难以预知,但在近期,政府和私营企业正在积极实施危机应对措施,尽最大可能保护旅游业。在能够协调和整合各种措施的地方,复苏有可能来得更快。以下是一些有意思的案例:

  • 创造替代收入。旅游目的地和行业正在考虑采取各种创新方式,在不鼓励旅行的情况下维持一定收入。比如,提前预购旅游消费券计划(pay-it forward voucher schemes),例如“我爱曼彻斯特计划”,再如“在家消费”内容,例如虚拟旅游、旅游景点导游音频、餐厅或酒店冠名的网上烹饪、瑜伽、水疗课程和餐厅送餐服务等。
  • 将收入损失降到最低。行业取消重新预订费用,鼓励客人推迟而不是取消。
  • 计划与沟通。旅游目的地的社区和协会组成虚拟紧急应对小组,目标包括在关闭所有景点问题上团结一致、通过社交媒体监测并与行业购买方及消费者沟通。最佳沟通方式应当注重对卫生危机、病例和缓解措施的信息透明,像“访问哥本哈根”和奥地利萨尔斯堡的做法。政府、金融业、行业协会和工会在大多数重要任务上达成一致也可以加快行动步伐。
  • 向行业通报信息。政府和行业协会可以就行业及其会员采取的所有措施以及如何获得救助提供建议和情况简报。英国国家自营就业和小企业联合会发布了所有救助措施的详细一览表。
  • 减轻税负。政府暂停或减少所得税、营业税、增值税以及适用于行业的其他费用,包括暂缓缴税和提供带薪病假,为员工收入减少提供救助。新西兰宣布了大规模的减税计划,缅甸减免了2%的出口预付所得税。
  • 污染清理支持。为企业管控清理病毒物理影响的费用提供资金支持和(或)物资供应,比如深度清洁服务,例如新加坡的酒店清洁支持基金。
  • 提供流动性。政府、金融机构以及其他机构给那些面临风险最大的企业(中小企业)提供赠款、资金或替代资本,例如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的应对措施,以及提供信贷产品和营运资本。
  • 减少债务。银行提供抵押解除和延迟偿还贷款。
  • 重新部署资产。旅游目的地研究重新部署员工或旅游资产的机会,以支持公共卫生议程,比如培训民航服务人员援助检测机构,或者利用酒店作为低风险患者的医疗设施。

世界银行集团与合作伙伴一起,努力提供关于未来趋势的可靠信息和数据,以及从过去影响旅游业的历次危机中可供借鉴的经验教训,包括全球金融危机、H1N1、SARS、海啸、埃博拉等等。在我们与旅游目的地客户已有旅游合作项目的国家,我们将考虑重新调整项目资金,以帮助应对眼前的危机,并支持客户国政府采取措施增强旅游业的韧性,为终将到来的复苏做好准备。

相关内容

世界银行集团与新冠肺炎(新型冠状病毒)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