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非洲粮食危机亟需化肥市场转型

|

版本:

从上周与在华盛顿出席美国政府峰会的非洲各国领导人的十几次会谈中,我获得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即化肥价格已超出了大部分农民所能承受的范围,因而使农作物种植周期和农村稳定均面临风险。在全球45个国家中,有2.05亿人处于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态,这意味着他们几乎无法获得粮食,致使他们的生命和生计处于危险之中。许多发展中国家粮食生产面临的一个关键障碍是获得肥料,化肥使土壤富含作物健康生长所需的养分。充足的初级原材料——氮、钾肥、磷酸盐和天然气——和化肥生产设施对发展中国家的农民至关重要,但化肥价格高涨阻碍了2023年和2024年的作物生长周期。

这一挑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尤为突出。自2020年初以来,化肥价格已上涨了两倍,且仍在上下波动,使许多小农户无法获得稳定的化肥供应。非洲的重要化肥供应国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化肥出口因战争而中断,而其他一些出口国则通过出口税、出口禁令和出口许可证要求来限制供应量,一个原因是为了保护本国农民。由于农产品价格高涨,较发达国家的农民有能力扩大种植面积并订购更多化肥,而使其受益的补贴往往负担了化肥所需天然气和农业设备所需柴油燃料的成本。

非洲各国领导人利用峰会之机强调指出,发展中国家的农户将无法生存,更不用说竞争了。这与他们今年在七国集团、二十国集团和二十四国集团会议、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以及在埃及和加拿大举行的联合国气候与生物多样性会议上所提出的是同一场危机。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即天然气和煤炭、大宗商品作物和化肥涨价,以及收入和补贴水平高于非洲的农民对可用供应量的消费增加,那么工业化程度较高的经济体将会增加市场份额,进一步主导世界作物总产量和农业化石燃料使用量。这将压缩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特别是较贫困农户的生产空间,导致长期而深刻的粮食和就业危机,特别是在非洲农村地区。 

世界能否迅速调整能源和化肥供应链,为较贫困的农户留出空间,将是非洲粮食危机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也是处于气候变化压力之下的农村人口流离失所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这就要求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做出重大改变。

第一个关键步骤是在全球天然气和化肥市场中为发展中国家留出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产量对于取代欧洲对俄罗斯的依赖至关重要,但在短期内,发达经济体必须避免采取锁定当前供应以过度防范短缺风险的做法。为满足未来的冬季供暖和化工生产之需,天然气市场已趋向枯竭,给目前的化肥生产所剩无几,对小型化肥生产厂商产生了较大影响。

防止囤积和增加产量应与提高效率和削减消费补贴相辅相成。这适用于能源供应链的很多环节,也适用于以施用率作为效率重要内容的化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化肥施用率过低,因而降低了作物单位产量。而在世界其他地区,虽然化肥价格很高,但浪费依然严重。作物补贴是一个原因。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平均施肥率为每公顷22公斤,而世界平均施肥率则高出7倍(每公顷146公斤)。中国和智利等一些国家接近每公顷400公斤。从全球平均而言,农用氮肥中只有不到一半有助于作物生长,剩余部分则污染了河流水系。高收入农民过量施用化肥有几个原因。多多益善是原因之一。考虑到劳动力和设备等其他投入,化肥不是一个很大的成本因素,因此施用量很少受到监督。耕作方式难以改变。对急需肥料的作物的补贴是另一个因素。2020 年,美国仅用于焚烧玉米制造乙醇的氮就相当于整个非洲大陆农业氮肥使用总量的一半。

“世界能否迅速调整能源和化肥供应链,为较贫困的农户留出空间,将是非洲粮食危机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也是处于气候变化压力之下的农村人口流离失所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非洲必须通过改善其内部贸易和物流壁垒来帮助推动这一调整。非洲大陆每年生产约3000万吨化肥,是其化肥消费量的两倍。然而,撒哈拉以南非洲消费的化肥约有90%是进口的,主要来自非洲大陆以外的地区。这反映了航运和港口成本、分销链、信息可获性及其他贸易摩擦方面的低效率问题。每个因素都需要非洲各国共同努力来修复该系统。改善贸易基础设施和统一规则等贸易便利化措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在技术和经济上可行的情况下,在本地生产可以降低运输和物流成本,作为外贸的补充。尼日利亚最近开办了一座大型尿素化肥厂,用天然气生产化肥,但一部分用于补贴低效的尼日利亚买家,很大一部分则出口到拉丁美洲,使得非洲农民不得不依赖其他市场。

与此同时,一些外来项目正在发挥拾遗补缺的作用。通过“黑海谷物倡议”的私人化肥捐赠和运送有助于缓解一部分供应紧张。其他举措还有60亿美元的国际金融公司(IFC)“全球粮食安全平台”,该平台为解决私营化肥供应链中的流动性紧张提供信贷渠道。此外还有世界银行针对发展中国家的300亿美元粮食与营养安全一揽子计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启动的“粮食冲击窗口”为粮食和化肥相关国际收支需求迫切的国家提供紧急融资渠道。七国集团和世界银行还参与“全球粮食安全联盟”等重要伙伴关系,为陷入困境的国家提供支持,并解决导致这场危机的关键问题。

我们必须确保这些工作能够增加供应量,而不会无意中破坏数十年来在非洲建立私营化肥市场的努力。这意味着要继续支持市场开发并赋能私营部门。例如,在肯尼亚,世行项目提供电子化肥券补贴,帮助符合条件的小农户以补贴价向私营零售商购买化肥,将生产率提高50%以上,提高作物多样化,并加强私营部门的能力。

作为回应,我们不应错失为未来建立更具韧性和可持续性的化肥和农业市场的良机。提高化肥使用效率将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仅氮肥生产和使用一项就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2%左右,因此尽量减少浪费非常重要。还需要投资发展绿色肥料生产和高效利用。用可再生能源生产氮肥所需的氨原料生产技术尚未得到推广。埃及、肯尼亚和南非等国正在建设绿色氨工厂。减少施肥过程中一氧化二氮排放的技术也可以进一步推广。加强对数字和精准农业实践的研究和推广工作、技术援助和鼓励采用气候智慧型农业的激励措施,投资改善土壤健康,都可以提高化肥施用和吸收的效率。

重要的是,我们还必须抓住现有机会来利用公共支出建立更长期的粮食系统韧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化肥补贴可以改为减少施肥过量的措施,减少农业部门的碳足迹,同时增加化肥供应。如果过量施肥的国家将其消费量减少到适当水平,那么消费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国家的化肥供应量可能就会相应增加。

总之,我们亟需让化肥更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才能避免延长粮食危机。生活与生计取决于决策者的选择。

区域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