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Wanli F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