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身为四个孩子的父亲,我深知获得优质医疗服务是何等重要。所有父母都渴望能够向自己的子女提供此种服务。正因为如此,在世界银行集团供职的我们正与我们遍布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携手使普及医疗服务成为现实。 实现金融与发展挂钩是我终身为之奋斗的一大目标。在我职业生涯早期,我支持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制定了国际机票统一税,其收入用于向贫困人口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此类创新思维最终促成了联合国全球药品采购机制出台。…

Bertrand Badré |

本周,全球食品安全伙伴机制将在开普敦召开第三届年会。本次年会闭幕后,圣诞节假期即将到来,届时人们应会把食品安全问题抛之脑后。不安全食品给人口和整个经济造成了沉重代价,同时也被视为200多种疾病的首要致因。不过,安全食品无需是高档美食,这正是世界银行集团工作的动力所在。能够获得食品并不能保障食品安全。我们日益认识到食品安全如何对人口产生影响,尤其是对贫困人口的生活和生计的影响。…

Juergen Voegele |

你叫萨拉,你居住在纽约或内罗毕,你把时间主要花在照料家人和做小买卖上。你的日子过得比你母亲舒适,你孩子的前途比你原本期望的更光明。然而,当你丈夫对你不断做大买卖的压抑已经的不满变得具有暴力性并痛打你之时,这种光景就不复存在了。 不久后,他便开始监控你的通话记录和去处,轻视你并毒打你。他有时会向你道歉,而你也希望情况有所好转。但当他知道你打算以自己名字开个银行账户时,他便放火烧掉你的商店,…

Caren Grown |

在利比里亚弗里敦一位妇女走过埃博拉警示标志 ​© Tanya Bindra/UNICEF

金墉 |

版本: English 全球变暖危险不仅是环境挑战,也是对终结贫困工作的一个根本性威胁,还可能令数以百万计人无法共享经济繁荣成果。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实证资料,请参阅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近期发布的第五次评估报告。 如果我们同意这属于一个经济问题,我们应如何应对呢?很多经济学家已普遍达成共识,即制定有效的碳定价制度,是避免气候发生危险变化的一项有效策略。强大的价格信号,…

Thomas Kerr |

版本: English 化石燃料把大量能源集中在狭小空间,被广泛用于合成肥料及为航天提供动力等多种用途,以工业革命之前无法想象的速度推动人类发展。但是,除提供能源之外,化石燃料还产生了有损健康的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 目前,温室气体排放为至少80万年以来之最,并且在不断增长,从而造成了有可能颠覆数十年发展成果的气候变化。生计中断、粮食安全性丧失、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丧失、…

Vladimir Stenek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富人们已经大概了解了世界各地的穷人是如何生活的,而在当今社会能够算得上是新闻的是,一直对穷人严格保守的秘密,即富人是如何生活的,如今已被悄然公开。随着电视、互联网和手持设备被越来越多的农村穷人快速拥有,有关富人和中产阶层生活方式的各种讯息每天都真实生动地被传送到这些人的家中。 去年,我与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一同考察了海拔为14000英尺的一个村子。我们抵达后,…

金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