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Wanli Fang |

版本: English | 日本語 有竞争力城市技术研讨会参会人员饶有兴致地漫步于横滨港未来21港区(背景为横滨摩天轮)。设置该区域的宗旨是把高附加值活动和优质生活集中在横滨中心城区的核心区域。图片由东京发展学习中心提供。 如今,市长等城市领导人的任务不再仅限于高效地向其市民提供城市服务。创造就业岗位是全球面临的首要经济发展挑战。 城市需要向其市民提供就业岗位和经济机会,…

Samuel Wasser, Megha Mukim, Daniel Levine |

新加坡Marina海湾的再开发项目将河道的一部分改造成水库。摄影: 10 FACE/Shutterstock 上周,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城市周活动。一同参加本次活动的还有世行驻华代表处的其他同事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参与世行项目的城市代表。对我们参会者而言,此行可以说是开阔眼界,使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综合性的城市规划方法对构建可持续城市所起的重要作用,并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可推广的经验。…

Wanli Fang |

身为四个孩子的父亲,我深知获得优质医疗服务是何等重要。所有父母都渴望能够向自己的子女提供此种服务。正因为如此,在世界银行集团供职的我们正与我们遍布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携手使普及医疗服务成为现实。 实现金融与发展挂钩是我终身为之奋斗的一大目标。在我职业生涯早期,我支持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制定了国际机票统一税,其收入用于向贫困人口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此类创新思维最终促成了联合国全球药品采购机制出台。…

Bertrand Badré |

在节假日到来之时,总会出现很多文章告诫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如何准备安全放心的食物,让家人和朋友记住这些美好的聚餐时光,而不是出现食物中毒,将自己最亲近的人送进急诊室。   但我经常感到忧虑的则是另外一些威胁食品安全的主要因素——它们往往隐藏在农场、工厂和食品供应链的其他一些薄弱环节之中——人们很少谈及这些危险,直到这些受污染食品最后被摆放在食品店中或摆上餐盘,致使数以百万计人患病甚至死亡…

Juergen Voegele |

有关怎样在保证为所有的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的同时确保这种服务的可承受性的辩论绝不是什么新鲜事(en)。 然而,在“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指导下,这场辩论获得了新的动能。围绕“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讨论很容易引起争论,正如Tim Evans最近所指出(en)的那样:“许多讨论都在是应该由政府收入、税收、还是保险缴费来资助这种体制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Jorge Coarasa |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 600多个村子里,…

约阿希姆•冯•安伯格 |